跑步

鹤舞月明 第七三五章 真蟾密境

2019-12-04 14:2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七三五章 真蟾密境

第七三五章真蟾密境

“古道友,金岳真蟾虽然是化形大妖,也不会将自己修炼的洞府选在如此崎岖难行的地方吧?此行古道友到底有何打算,尚望道友实言相告。”

周洋双眼微微一眯,冷冷的看着古名。他的身前,是一条深不见底,宽达数千丈的大海沟。

海底深处的水域通常极为平静,流缓慢,但是海沟是个例外。海沟内外通常潜伏有海底暗流,极为汹涌,一不小心就被冲的不知去向,即使是金丹真人,也不能轻易靠近。

“嘿嘿,古名应该有个説法吧?”

凤如山骤起眉头,却是一语不。他从未来过勾月海海底深处,但是对海沟却并不陌生。这海沟看起来静无声息,人畜无害,但是却十分要命。

“呵呵,恐怕不只是是周兄,四位道友早就在怀疑我在欺瞒诸位了吧。我们要去的地方,确实不是金岳真蟾平时修炼的洞府,但説是金岳真蟾的洞府,也不算错,过了这道海沟,在下自然将一切实言相告。区区一道海沟,周兄难道害怕了?”

“看来经过半年不间断的厮杀,铁甲长尾鳄收获不小啊,血脉之力又提升了一个小台阶,等铁甲鳄将修为稳定下来,周洋离结婴也就不远了,嘿嘿,铁甲长尾鳄有远古巨鳄的血脉,我的金睛灵龟还是差了一diǎn。”

古名不以为意的一笑,对周洋明显的敌意视如不见。

五人花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所有的人,包括四头灵兽,都负了或轻或重的伤势,才堪堪通过海底峡谷,峡谷的尽头,就是眼前的这条海沟,按照残篇的记载,只要顺着这条海沟往下漂流,就可以到达“金岳真蟾洞府”的入口,这条海沟,也就是第三道关卡。

但古名也明白,无论金岳真蟾脾气如何怪异,也断无将自己的洞府藏得如此隐秘的道理。

洞府是修炼的所在,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藏身之所,金岳真蟾是化形大妖,华夏大6修仙界dǐng尖的存在,平时自己、来访的亲朋好友每进出一次洞府都要如此大费周章的话,岂不是招人耻笑。

五人都是老奸巨猾的金丹,肯定想得到其中必有蹊跷。不过由周洋而不是苏方第一个难,却和古名事先的预计有所不同。

“区区一道海沟?古兄好大的口气。”

苏方随手一挥,打出一道法力,吸起身旁的一大团泥沙,在半空揉为一团丈大的沙球,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苏方猛然将沙球抛向海沟。

别看只是一团普通的泥沙,但是其间夹杂了苏方的法力,其坚韧程度比一般的法器还更强。

“哗啦!”

那团夹杂着法力的沙球掠过海沟,被一道暗流卷入其中,眨眼工夫冲出数十之外,很快撕裂成粉碎。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就算是金丹修士落入暗流之中,恐怕也眨眼工夫被冲的不知去向,生死难料。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对这深海暗流的无匹澎湃之力露出一丝畏惧。

修仙者虽然强大,在这天地之威面前,也脆弱的不堪一击,和普通的凡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我虽然愚钝,也不会跳进海沟送死,就看诸位愿不愿意陪我前往了。我再説一遍,过了这道海沟,不用我説,各位道友也会明白我们要去的地方,决不会让各位失望。”

古名缓慢但极其坚决的摇摇头,有意无意的看了凤如山一眼。

“古道友要找的,不会是一处秘境吧?”

凤如山心念一动,一字一顿的説道。

海底霎时一片寂静,鸦雀无声,所有人呆呆地看着凤如山,寂静中悄然弥漫着肃杀之意。

安静,如死一般的安静,

古名的脸上没有半diǎn表情,就连目光,似乎也不见什么变化,但目光偶尔锋芒乍迸的杀机,却让他周围的海水都带上凛冽的味道。

凤如山摸出一个酒葫芦,小小的喝了一口。

每块大6,都依附有许多的小空间,这些空间或大或小,和大6的联系或松或紧,这些独立的小空间,就是秘境

从流火密境归来后的几年,关于密境,他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几乎翻遍了他能找到的所有典籍。自从见到那个古怪的大漩涡,他就有一种预感,看到眼前暗流涌动却又无声无息的海沟,他几乎可以肯定,古名现了,或者説正要前去探寻的,绝不会是普通的遗府,而是一个密境。

一些真正强大的宗门往往会拥有一个密境作为宗门最后的底牌,事实上,是不是拥有门派自己的密境,是一个宗门底蕴、或者説档次的重要标志,以天元派的实力,尚且没有资格拥有一个自己的密境。据凤如山所知,在岐岭境,唯一公然宣称门派拥有秘境的门派,只有天一门一家,天元派之所以被天一门死死压制,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天元派没有自己的密境,至少公开説没有。

天一门的密境,是天一门精英弟子的试炼场所,据説秘境中神乎其神,真正的情形,却没有多少外人知道。

“木道友高明!我们要去的,是当年金岳真蟾族的密境,不过这个密境不大,在秘境中算是很小的,对那些dǐng级宗门并没有特别大的吸引力,算是金岳真蟾族族长的闭关之所和一处密室,至于密境里面是什么样子,就没有人知道了。”

古名周身那股飘渺的气息陡然消失,就像被风吹散。他的目光恢复平和,就像利剑放回剑鞘,锋芒不显。

“密境?嘿嘿,古道友真沉得住气,一个密境,古道友好大的福缘!”

周洋嘿嘿一笑

,脸上神色不变,左手却不知不觉的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掌心都是汗水。

传説中的秘境,里面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即使是已经被人探查过的密境,对散修也许用处不大,但密境作为一个门派最后、往往也是最重要的底牌之一,也是各大门派争抢的重中之重。

如果一个秘境的消息泄露出去,即使真如古名所言是一个小型的密境,也足以在岐峰境修仙界掀起滔天巨浪,周洋知道,在一个密境面前,自己这样的小金丹,一个不小心,随时会粉身碎骨,连渣都不会剩下。

当然,也有可能获得一场大大的富贵。

“嗯,根据一位前辈的推测,从真蟾密境中出来并不难,但却无法从出口处推断秘境的入口和所在的具体方位,因此诸位道友只要通过这道海沟进入真蟾密境,出来后还是无法确定秘境的方位。我要借助各位道友之力进入密境收服玄冥金甲龟,秘境的事,肯定不会瞒着各位,但在下却不愿意看到各位事后卷入这样的漩涡之中,并因此招来杀身之祸,密境这样的大事,我们小小的金丹散修,掺乎不起。”

对周洋的不满,古名可以理解,但却不肯让步。

他们在海底曲曲折折的一边走路一边战斗达半年之久,早已无法判断自己的位置,但现在直接浮出海面,以金丹真人的记忆力,下次不难找到这条诡异的海沟,但显然,这不是古名所希望的,他一直坚持过了海沟之后再透露秘境的消息,就是为此,至于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是为了不愿周洋他们为此招来杀身之祸,呵呵,认真你就输了。

“嗯,密境不密境的,和我苏方没关系。我只希望密境中能找到我需要的灵药,古兄,这条海沟是我听説过的最大的海沟,古兄有什么好的办法?”

刚刚听到他们要去的是一个密境而不是金岳真蟾遗府的消息,苏方心中也是掠过一阵被欺骗的不快,不过他随即释然。

密境再好,也是古名的密境,和他苏方无关,他只想拿到自己想要的灵药。

“自从人类来到岐峰境,金岳真蟾族再没有出过化形大妖,秘境中应该留有金岳真蟾族的不少珍藏,能不能和苏兄的心意,就要看苏兄的眼光了。真蟾密境中有没有灵药,我也不知道,听上去木老弟对密境的事很熟悉,你怎么看?”

苏方肯问“渡河”之策,古名暗暗松了一口气。

“家中的一位长辈,偶然间进入过一次密境,我也是乱猜的,真蟾密境,呵呵,金岳真蟾的大妖,一定对密境进行了改造,适合金岳真蟾族的密境,未必有我们人类修士需用之物,不过能见识一下传説中的秘境,开开眼界,此行已算不虚,别的事,古兄説得对,我们哪里掺乎的起。周道友意下如何?”

“古名胸怀大志,一定是大宗门出身,嘿嘿,不知道这个秘境,是不是他宗门的秘密?估计定心老祖已经知道流火密境的事了吧,不过定心未必敢去招惹流火老头。”

凤如山暗暗运起金刚微言。

到了现在,古名还是不肯透露真蟾密境更多的东西,凤如山也就随便打个哈哈,表示一下自己态度。

当时慕容雪菲确实是他的长辈,凤如山此言,述而不作,也不能説是撒谎。

有些话不説无所谓,但谎言,能不説还是不説的好。

如果周洋要执意离开,此次探险,想要好合好散,皆大欢喜,无异于痴人説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