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超战兵王 第104章 三具尸体和神秘的玄门

2019-10-12 17:2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战兵王 第104章 三具尸体和神秘的玄门

他猛吸口气,瞬间惊起,体内浩荡的内力,在这刻倾囊而出,再无保留。

蚕食鲸吞,指蚕进食时,有着像鲸鱼吞食鱼虾般的巨大吞食量。这是当年那位武学宗师,观测神蚕进食时,得到灵感,并以此创造出来的不朽招式。

林洛吸气吐纳,顷刻间,吞吐气息,把内气暴增数倍。

《不死蚕》之所以令古武者闻之变色,就是它恐怖的内气吞吐量。想一想,鲸鱼和蚕,体型多么极端的两种生物,却拥有着同样的吞吐,这该是何等的恐怖?

但蚕就是如此。

虫卵化蚕后几十分钟,就能昼夜不停地吃食桑叶,一直到吐蚕丝前,都能不眠不休吞食蚕叶,为自己最后的结茧成丝,积蓄着能量。

“喝!”

看着掠空而来的中年男子,林洛长啸一声,被吞入体内的海量空气,一阵惊鸣,破体而出,化作一道气箭,直奔中年男子而来。

这是被吐纳后消耗一空的空气,虽然只是一道气箭,却也有着锐不可当的力道。

中年男子根本不打算躲避,顶着这道破空而来的气箭,一掌击向了林洛的天灵盖。

“哼!”林洛轻哼一声,双手凝掌,瞬间打出。

“蚕食鲸吞!”

有如汪洋的内力,刹那涌出。

“轰!”

中年男子有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磅礴的力道,直接把他的掌力泯灭在这摧枯拉朽的掌劲中。他的整个右臂,直接被林洛的掌劲给震裂。

手骨直接刺破后背,惊悚地露出黏着血肉的白骨。同时,林洛吐出的气箭也击中中年男子的胸部,没入对方胸口半寸肌肤。

“噗、噗、噗!”中年男子倒飞出七八米远,一连吐出三大口鲜血。胸口的鲜血也是狂流不止。

“呼!”

林洛长吁口气,这招使完,体内孕育的内气,也为之一空。整个人脚力轻浮,竟有种虚脱的感觉。

“不好!”林洛暗惊道:“这蚕食鲸吞虽然威力恐怖,却瞬间耗尽内力,极为凶险。看来,以后万不得已,绝对不能使用此招!”

不过,眼下三人都受伤不轻。尤其是被“蚕食鲸吞”击中的中年男子,全身经脉受损,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

即便无法使用内力,对付起这三人来,也绰绰有余。

“哒!”林洛一脚踩在中年男子胸口,杀气森然道:“说,今晚在西湖袭击我的枪手,是不是你们请来的?”

“枪手?”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冷哼道:“我们古武中人,从不屑用枪。再说了,像你这种级别的高手,一般的枪手也未必能杀得了你!”

“不是你们?”林洛神色巨变。

怎么不是他们?一切的指向,不都是他们么?自己这一路过来,寻思良久,早已经找不出理由能证明暗杀他的人不是他们所为。

但中年男子想都没想,就一口否认了。而且,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根本就没有撒谎。或者说,他压根就不屑于撒谎。

不是就是不是。

“难怪!”林洛惊呼一声,想起这一路上早有疑惑的几点。

譬如,既然晚上才暗杀过自己,又怎么会仅仅几个小时,又立即前往司徒府附近盯梢?林洛之前就一直有这疑惑,但因为先入为主,确定了暗杀的就是他们,这才没有多想。现在想来,中年男子明显不知道他不久前遭遇过暗杀。

再譬如,如果真是他们所为,莲花和尚在车上的那个就非常多余。也正是这通,才让林洛彻底肯定中年男子的身份。

再说了,如果袭击自己的是他们,他们就应该知道自己来西湖的真正目的,就是来找他们。既然知道自己来找他们,中年男子又何必编造这么多谎言吸引他?

想到这里,林洛恍然大悟。

暗杀他的人,另有其人。

可会是谁呢?

还能有谁?

林洛心中腾起阵阵寒意。

强大的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城隍庙遇袭是如此,今晚的遇袭又是如此。难道,真与自己的身世有关?是背后的势力动手了?

可自己的身份,根本就没有暴露啊。

“好,就算不是你们,可你们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杀我?我和你们又有什么过节!”林洛目光一凝,转向靠在墙角的莲花和尚。

“过节?”莲花和尚放荡狂笑道:“王家孽种,十八年前你就该命丧燕京。我们潜伏在这里十八年,住在最破烂的地方,过着非人的生活,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听到“十八年”,听到“燕京”,听到“王家孽种”,林洛神色一变。

“你说什么?”林洛一个箭步,冲到莲花和尚身前,一手抓起和尚,怒喝道:“十八年前,燕京,你都知道什么?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林洛已经肯定这莲花和尚就是为自己而来。

看来,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哈哈,果然是王家孽种!”莲花和尚狂笑两声,眼露凶光,藏在背后的右手,突然掏出锋利的金刚杵,朝林洛刺来。

“找死!”林洛怒喝一声,手握凤眼拳,瞬间击向莲花和尚胸口。

同时,抓住花和尚衣领的右手,立即缩回,一招护手,就把刺来的金刚杵挡开。

“砰!”

莲花和尚再次被击飞出去。

林洛正步二字钳羊马,立即追上,有如猛虎扑食般,扑在莲花和尚身上。脚踝处的“血煞刃”,在月色中,闪过一道寒光。

“说,谁派你来的!还有,王家孽种是怎么回事?”林洛低吼着。

梁容樵只告诉过林洛,他真正的家在燕京,而不是明珠的林家老宅。他的身份,也不仅仅是林绣图的儿子这么简单。

但具体身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梁容樵说过,在林洛没有足够的实力前,他不会告诉他真正的身世。

林洛也曾暗中查过父亲的燕京轨迹。

但奇怪的是,十八年前的燕京,根本没有一个叫“林绣图”的男人,曾出现在燕京的舞台上。甚至,连明珠市,这个曾经创造传奇的男人,也一夜之间被遗忘。

他的豪门、他的传奇,一夜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无处循迹。

“你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莲花和尚看着茫然的林洛,哈哈狂笑道:“可悲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拼死救出你的那些老家伙们,居然连你的身世都没告诉过你。”

“老家伙们?”林洛眼角微微一抖。

难道,当年救自己的人,不止师父一人?那其他的人呢!都死了吗?

“不知道也好。”莲花和尚看着林洛,声音冰冷道:“稀里糊涂地死,说不定比你知道真相后再死还要好很多。毕竟,即便是王家,也不可能接纳你!”

吼。

林洛低吼一声,锋利的刀刃抵在莲花和尚脖颈处,杀气凛冽道:“你都知道什么?都给我说出来,否则这一刀下去,怕就没机会说了。”

“死有何惧,我选择这条路,就做好了这个准备。不过,你也别想活得太久。”莲花和尚眸中一片赤红,猩红长舌舔了舔嘴唇,笑容诡异道:“你的身份,我已经派人通知宗门了。我在黄泉路上,不需要等太久,就能等到你。到那时,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关于你的一切

。”

林洛眸子一眯,手中血煞寒光一闪,莲花和尚的颈部大动脉被一刀切断。

“咕噜……咕噜……”莲花和尚喉咙内发出痛苦的呼吸声,他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脖颈,眼中却没有一丝惧色,反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解脱意味。

好像,这不是死。

而是一种解脱般。

林洛看着这种眼神,心底没来由一阵心悸。到底是什么,让这莲花和尚安然赴死?他们背后,又有着什么庞大的背景?还有,慧能口中的玄门,又是什么?

一刀解决掉莲花和尚,不远处的跛脚老人,根本不等林洛动手,就拿着手中长剑,自刎身亡。

中年男子坐在地上,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香烟。

“要抽一根吗?”中年男子把烟盒和打火机丢给走过来的林洛。他的眼中,有一种泰然处之的淡然,倒是让林洛有些惊讶。

要论实力,他或许比莲花和尚还要高上不少。但看得出,他的年纪要比莲花和尚还小上几岁。而且,所知的事,似乎也远不如莲花和尚多。

林洛接过香烟,抽出一根点上。然后径直坐在中年男子身前,与他一同允吸起。

过了几分钟,两支香烟都相继抽完。

“你的前妻故事很精彩,应该是真的吧?”林洛看着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沉声问道。他当时故意接下这个话题,也是想试探一下中年男子如何应对。没想到,他却接着说出了这个忧伤的故事。

如果没有经历过,他断然不会说得如此无懈可击,差点骗过了老谋深算的林洛。

“不错。”中年男子凝视着林洛,沉声道:“你和那个人还真有几分像。要是可以重新选择,我当年可能就不会选择留在玄门。”

一句话说完,中年男子双目圆瞪,气息全灭,竟然震断经脉,自杀身亡。

经历过无数死亡洗礼的林洛,早已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看着横躺在院落的三具尸体,他又接着抽了支眼。直到心中戾气渐渐平复,他才开始忙碌起来。

新乡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抚顺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茂名治疗男科费用
新乡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抚顺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