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鬼村惊魂 第179章

2020-01-13 16:29: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村惊魂 第179章

我看陈玄的痛苦的模样,倒不像是没有算出来我命运那般。他的表情,像是很明显已经算了出来了,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是他越是这样,我到越是好奇,好奇我的命理究竟有多么的奇怪,连一个道士都会这么为难。

“陈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的命里有什么劫难?”我的心已经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说话的功夫都不住地咽口水,才勉勉强强地将它吞了下去。但是它却还是这样不安稳的上下跳动,就想要寻找着这样的一个出口。

“算了算了,不说也罢!”陈玄还是一脸为难,狠狠地摇摇头,始终不愿意跟我多说什么。

“陈师傅,如果你真的看出了什么,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说话里已经有些哀求了,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伸出手就抓他的手。这一把抓住了,却发现他的手竟然比我还冰凉。

“就当是我求你!”我看陈玄的脸上已经有些动摇了,这里就加了一把劲儿,狠狠地求求他。其实我也不是非要知道自己的命里会有些什么灾劫,但是如果我不知道这些的话可能会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那个时候可能会死的更快。所以这个时候,我宁愿不要所谓的尊严,也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陈玄到底是个年轻人,还没有老道士的那些修为。经过我这么一哀求,便有些耐不住了,脸上的神情完全变了。早已经不是最初那副不近人情的模样了。

“你真想要知道?”陈玄虽说脸上已经不是冷冰冰的了,但是脸上阴沉沉的气氛,却丝毫都没有改变。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还是让我心头一颤。

“嗯!”我已经紧张到说不出话来了,所以只能使劲地点点头。

“那你先要告诉我,这一两年里,你有没有什么奇遇?”他虽然是已经打算要告诉我了,但是说话的气氛还是像绷紧了的皮筋儿,半刻都让我无法放松。

奇遇?什么样的事情算作奇遇?陈玄这么一问,我脑子“嗡”地一声闷响,更加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我只能紧紧地摇摇头。

“那你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奇怪的事情也可以?”

我想了想,着急地说:“我见过一具干尸算吗?后来,我还见过那个女鬼,他求我帮她找她的老伴儿,他老伴儿的年龄少说也有两百多岁了吧……”我想一想,我的奇怪的经历似乎是从方乌氏这里开始的。既然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我不如就从头开始吧!

但等我说完之后,我觉得我好像说错了。我的这一系列见鬼的经历,好像是从柳惠芳的身上开始的。但是等我想起了这一切,想要改的时候,陈玄却突然地打断了我。他说:“哦……除了这件事情,你还有没有其他的经历……”

“对了,我在楼芽山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奇怪的老头人。他的年龄……”我心里只想着自己的事情,临了都已经说了一半了,才意识到自己答应过齐叔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关于他的事情。这里才想到自己居然食言了,所以我紧紧地闭上嘴巴,不再继续了。

“奇怪的老头儿?他怎么了?”陈玄看我说话不尽不实,这里就一个劲儿地催我,让我继续说下去。

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够继续说的了,只是一个劲儿地猛摇头,什么都不愿意再说了。

陈玄像是看出了我心里再想什么,也不再逼问我,只是若有所得一般点点头。然后慢慢地问:“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想逼问你。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救了你一命?”

这件事情,除了顾盼我谁都没有说。顾盼这么久都昏迷不醒,压根儿也没有见过陈玄。那么这些事情肯定不是顾盼告诉他的,所以我有点相信陈玄的道术了,所以狠狠地点头。

“这就对了……卫风,你命里有三个灾难,这三个灾难无论是哪一个都是足以要了你的姓名的。第一个在你几岁的时候,第二个就是前半年左右的事情,不过这些都被化解了。尤其是第二个劫,原本是非要要了你的性命不可的,但是你偏偏遇到奇人替你化解了。想必,你遇见的那个老头,必定是一个道家高人……”

“道家高人?”我心里暗暗地嘀咕着,再仔细地盘算一下过去的跟齐叔相处的点点滴滴。他的眼神坚毅和锐利,全然没有一个老年人的颓态。更神奇的是,他已经一把年级了,还能够身轻如燕……这些都有违常人的能力。如今听陈玄这么一说,我倒有几分相信他是个道家高人了。

但是……

“陈师傅,你刚才说我命里有三个劫难。第一个和第二个都已经度过了,那第三个是……”我这里才想起陈玄刚才说的话,他说我命里有三个劫,每一个都足够要了我的小命。虽说最大的一个已经躲过了,还剩下一个呢?想到这里,我便觉得浑身发毛,更加心惊胆战的。

陈玄想说什么,但是看看外面的漫天星斗,又不说了。纠结了半晌,还是没有忍住,好容易才慢吞吞地说:“回去之后,十天之内千万不要出门,否则必定有杀身之祸!”

“啊?”我听了陈玄的话,浑身直冒冷汗。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才说出了这样一句。但是我却发觉自己浑身的冷汗,好容易退了下去,自己却禁不住抱紧了自己的双臂,使劲地搓着取暖了。

“我到底会……”我正想要继续问的时候。陈玄系上安全带,一脚油门,继续往山上走去了。

我心里想着陈玄刚才说的话,整个人都心不在焉。他说什么、做什么,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感觉,就是这个蜷缩在汽车的座椅上,喘着大气儿。

其实到树林的时候,也没有多长的时间,充其量也就是十分钟左右的光景。这里车刚刚停下来,我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下车!”陈玄解开安全带,又叫了我好久,却没有看见我又任何的动静,便忍不住在我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把。

我原本就被吓得不轻,结果陈玄又来这样一下,我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怔怔地望着他,半天说不出来半句话。只是眼睛里的泪水,已经跟着开始打转儿来。我当时完全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这都是后来陈玄告诉我的。

“你放心吧!今天晚上你死不了!就算是真有阴差今晚上就要把你带走,我也会你从他的手里抢过来的!”陈玄一点儿都不懂得安慰人,说出来的话一点儿都不好听。但是即使这样的话,还是让我觉得莫名的安慰。

伯父斗阴差的凶狠劲儿,我是见识过了。陈玄既然是他的师兄,刚才又给我来了那么一出,我还是信得十足。

所以,我这才颤颤巍巍地从车上下来了。只是下车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就把头硬生生地撞在前面的那块儿锋利的石头上面。还好,我反映迅速,否则真的是小命不保了。

陈玄看着我这样,大声地跟我说:“喂,卫风,你是真想让我今晚从阴差手里救你回来?”说完之后,他看我一脸的窘迫像,让不住笑了笑。

等我站在陈玄面前,我发现他已经迅速地换了道袍,一脸的英气。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他两眼。这样他便停迅速地停止了笑容,一脸正色问:“准备好了?”

“嗯!”

陈玄二话不说,从手里掏出一张黄纸,十分流畅的两下就把它叠成了一只千纸鹤。然后将千纸鹤高举过额头,指捻兰花,口里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走!”

松手之后,纸鹤只是震震翅膀,便朝着无边无际的黑暗飞过去了。我们就跟在这只纸鹤的身后……

“我是说,他是怎么被杀死的?”我原本以为我的父亲,不怎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说起他,我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我错了,我发现我闻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整个人快要呛出眼泪来。

“他是被人活活咬死的。伤口在脖子上,又细又小,如果如果不是因为失血过多,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他脖子上的伤痕。”伯父在回忆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如同再做噩梦一样,脸“刷”的一下便白了,再也看不见半点儿血色。

“啊?他也是被人咬死的?”我忍不住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个未免也太巧了吧?秦三是被人咬死的,我的父亲居然也是被人咬死的,还有小五也被人在脖子上咬上了伤口。怎么这样的事情,就偏偏发生在我的周围?

“嗯!”伯父不愿意太多地说起这些事情,所以只是沉闷地点点头。

“凶手找到了吗?”我的父亲惨死,我心里自然紧张。虽然是隔着桌子,我还是忍不住把头探到了伯父面前,迫不及待地问他。

伯父看了我两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然后极不好意思的把眼睛从我的身上挪开,垂着头,略带抱歉地摇摇头。

虽说小胖子之前就告诉我,凶手并没有找到。但是我自己亲耳听到这一切的时候,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失望。瘫软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失望地喘息粗气,又翻了一个白眼儿。

“我怀疑那不是人做的,可能是吸血鬼……”看见我失望的神情,伯父忍不住小声地说。

“嗯!”我觉得无话可说,所以只能是点点头。阴灵害人,我自己也看得真真的,但是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的时候,还是叫人难以相信。所以,我只是不住地摇头晃脑。

“卫风,其实你父亲的那次案子中,死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去调查真相的警察。他是在去你家里的楼梯上被人咬死的,死相和你父亲一模一样。最开始我们以为这是连环凶手做的,但是现场却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后来他们告诉我,那可能是吸血鬼所为,我才恍然大悟……”

“那……你……你是因为这样,才改行做的道士?”我觉得这样问,可能会不礼貌。但是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问了出来。他原本是一个警察,也算是一个公职人员,享受着国家的待遇,捧着铁饭碗。但是他却突然放弃了这一切,自然是受了很多的打击。所以,我大胆地猜想,他做这一切,可能是因为这件案子的缘故。

“嗯,算是吧!”伯父杯子里的茶已经凉了,他端起来把里面的茶倒掉之后,又倒上了一杯。然后端起杯子,在面前问了问。又小小地喝了一口。

父亲,这个词语对于我来说,已经有些陌生了。若不是我的母亲因为这个而进了精神病院,若不是小胖子说我的父亲是被人杀害的,我估计也不会再提起这个人。但是即使是这样,今天说起这个人来的时候,我依然没有太多的话说。跟伯父只说了这几句,便觉得无话可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然后,我们俩便开始了自顾自地喝茶,等待天黑,准备行动。

“卫风。”我原本以为在上山之前,伯父是不会在跟我说什么了,没想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开始说话了。说话时看着我的表情,也是一脸正经,让我觉得有些错愕和不安。

“怎么了,叔叔。”

“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学道?”他一脸正色地问我,我却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就傻傻地养着他。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与道有缘,看你愿不愿意跟我学?”

“这个……我没想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竟然会有一些排斥。小胖子曾经说过,倪睿的父亲,改行做道士,学阴阳之后,每个月的收入是他和倪睿两个人总和的好几倍。从这点上来说,我的心里是不无羡慕的。我虽然见过伯父施法驱赶阴差,也见过他都周静的孩子,但是却还是让我觉得道,便是有些不学无术的感觉。相比之下,我还是更相信勤劳致富。

“哎,罢了,罢了……你好好想想吧……”他看我拒绝,所以脸上露出了极其失望的表情。愣愣地看了我半晌,才垂头丧气地说出这一番话。

“叔叔,你为什么不收董柯做你的弟子?”我算不上天资聪颖,他没有理由千挑万选找我做他的徒弟,所以我好奇极了。

他先是摇摇头,然后慢慢地说:“学道,是要讲究机缘的。他与道无缘,就算学下辈子,恐怕也成不了材。你不一样,天生一双阴阳眼,加上阳气十足,是学习道术的好苗子……相信你只要肯学,要不了半年的功夫,能力必定在我之上……”他这样说着,也许是想着我不愿意跟他学道的事情,所以他忍不住唉声叹气。

伯父这样一来,我倒觉得不好意思了。粗气儿都不敢喘,末了只能应付般的说:“我……我在考虑一下……”

伯父也不勉强我,站起身往外面走去,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伯父刚才说我阳气十足?”我心里好奇,若是我阳气十足,怎么会经常见鬼?还有为什么还有鬼敢附在我的身体上?想一想,这件事也一定是伯父想出来骗我的。想到这些,我不由得摇摇头,跟着苦笑两下。

伯父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进门的时候,后来还跟着一个人,估计那人就是他的师兄。

靠他们一进门,我也椅子上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等他们进来。果然他一进门伯父便着急着跟我介绍,说来者就是他的师兄。

但是我细细一打量之后,却不敢置信,一脸错愕。伯父的师兄,年龄不是应该比伯父更大些么?怎么看上去,竟然跟我年龄差不多,纵使是大,也大不了几岁。

“你一定很好奇,我是他的师兄,为什么比他还要年轻吧?”伯父的师兄看我一脸错愕,便猜到了我为什么如此惊讶。我倒是什么都没有说,他却先跟我说话了。

既然被他猜到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就朝着他径直地点点头。虽是如此,但是我总会觉得不怎么礼貌,所以还是涨红了脸。

“哈哈,我们师兄弟,是按照入门先后排名的。我的父亲,就是他的师傅。我刚刚懂事的时候,他就教我这《清心诀》之类的书。后来再大点儿,我就直接跟着他学道。那会儿师弟还是当警察呢……”伯父的师兄叫做陈玄,性格很开朗,说起话来的时候,还不住地打哈哈。这跟其他学道的人的沉闷和刻板,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不由得拍拍自己的头,不好意思地讪讪而笑。

“不仅如此,我是大师兄。我父亲一共十几号弟子,里倪澎师兄年龄更大些的,也叫我师兄呢……”说到论资排辈,陈玄自然是占了先机,所以这会儿竟然有些嘚瑟地在我们面前显摆起来了。

但是听他这么说,伯父脸上的脸色却是青一阵儿、红一阵儿的,快要挂不住了。也许他是怕,若是再这里下去,指不定还能让他出多大的丑。所以连忙打断我们,说:“别说这些了,天都已经黑了,我们商量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办吧……”

陈玄虽然说爱开玩笑,但是听伯父这么一说,脸上马上就是一本正经的了。一脸正色地说:“按照原来商量的,我和他去找尸体,你随时准备做法,送他往生……”

济南做四维用预约吗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的项目多少钱
惠州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承德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榆林看癫痫病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