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祭炼山河 正文 第781章 解除诅咒

2020-01-13 17:0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祭炼山河 正文 第781章 解除诅咒

选择性的遗忘在影子世界中经历的一切?显然是不可能的。

秦宇说了假话,他自己清楚,古族意识也清楚。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表面缓和的关系,只有这样接下来的事情,才能顺理成章的继续。

“我会暂时借给你一部分力量,接下来要怎么做,随你心意吧。”

古族意识声音落下,一股磅礴如汪洋的气息,直接融入到秦宇体内。

这些力量他可以轻易的掌控,却又不会对肉身造成影响,果然以古族意识的等阶,能够做到很多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这终归不是秦宇自己的力量,无法做到收发由心,当他一年而动时,恐怖气息刹那破体而出。

这一刻,好似有撑天巨人出现,脚踏大地头顶苍穹,眼眸俯瞰着大地,所有一切生灵都笼罩在,它散发出的气息之中。

整个斗兽场陷入死寂!

所有修士骇然扭头,看向这股气息的源头,他们感觉自己就是巨人脚下的蝼蚁,随时都会被碾碎,这是完全超出他们承受极限的力量,甚至比之前跨界而来的血色面孔更加可怕。

入目所及,是不断崩溃又重组的空间,将视线切割、分裂,因而一片模糊。

其中那道黑袍身影,端坐在石椅上,似神袛降临世间,无尽威严让人本能敬畏。

云蝶瞪大眼睛,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老师的气息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又或者说,这才是老师一直隐藏的,他真正的力量?

果然,老师永远都是深藏不露,总能够给人惊喜,除非他自己愿意,没人可以真正看清他的深浅!

云蝶俏脸浮现红润,如此强大的老师,显然是最好的依靠,或许她应该好好想办法,改变老师的心意,让他收下浑天宝鉴。

胡夫神色紧张,“先生,您这是……”

内心深处早已波涛滚滚,尽管早就知道,先生的神秘与强大。可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可笑至极,先生真正的实力,竟强大到如此程度!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解决,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单纯的炫耀实力吗?不,先生绝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人群中,贤者操控的傀儡,脸上青红交加,眼神露出苦涩与无奈。

就在刚才,他还在思索着如何将秦宇留在这里,甚至已经设计出了几套方案。

可现在看,他所做的这一切,简直就是笑话。

以秦宇爆发出的气息,纵然议会祭出最强的底牌,也未必有绝对把握,可以将他杀死。

麻烦大了!

秦宇低头看来,略微停顿,缓缓道:“胡夫,你认为自己的心愿已经达成了吗?”

胡夫神色一变,还是如实道:“先生,我能够感觉到,体内的诅咒力量,的确消失了。”

秦宇抬手一指,“那么含月塔主,这个问题由你回答,是否能给我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容抗衡的强大气息,在空中不断翻滚。

含月塔主脸色大变,在秦宇爆发气息时,她就已经生出不好的预感,不想真的成为现实。

他是怎么知道的?

念头急速转动,含月塔主深吸口气,可不等她开口,秦宇便已打断,“我不喜欢别人骗我,所以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答案不能让我满意,你们就都不要走了。”

不要走了……这绝不是邀请留下做客!

含月塔主身体一僵,被秦宇气机锁定,瞬间冒出一身冷汗。她感受到了凛然寒意,对方真的敢杀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有足够的实力做到这点。

咬咬牙,她沉声道:“雾隐宗的诅咒的确还有一些手尾,但这已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

胡夫瞪大眼睛,雾隐宗众人一片惊呼,他们万万没想到,直到此刻身上仍有诅咒残留。如果不是秦宇发现,后果可想而知,想到这里他们所有人,都是一阵毛骨悚然!

“求先生救我等!”

雾隐宗跪倒一片。

以魁首权利,换取斗兽场意志干涉,但有且只有一次机会。

而且,含月塔主的确遵从命令,解除了雾隐宗众人体内的诅咒,并未违反规定。

所以即便现在知道,诅咒并未完全消失,他们也没有办法,再请斗兽场意志出手。

也就是说,胡夫之前拼了性命所做一切,算是彻底白费,现在能解救他们的只有秦宇!

“既然你不能做主,那就找能做主的来。”不等含月塔主回应,秦宇继续道:“不要说你没有办法,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含月塔主点头,“一切遵从大人的意志!”

她既然承认,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今日的事情,的确超出了她的掌控极限。

屈膝跪地,含月塔主口中诵念,低沉、模糊的音节,在空气中传播。

没人听得清楚,她究竟说些什么,却能够从中感受到,一份难以言喻的压迫。

就好像,将有某个强大存在,即将降临龙城!

轰——

低沉闷响空间剧烈波动,一座漩涡出现,其中露出一只巨大无比的眼睛。

“何事召唤我?”

强大的神念波动,瞬间横扫全场,靠近秦宇时蓦地停顿,下一刻那只巨大眼睛,直接锁定他的身影。

含月塔主语态恭敬万分,跪拜行礼,“回禀大人,这位黑袍先生希望可以,彻底解除雾隐宗的诅咒,我无法做到这点,只能请您裁决。”

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含月塔背后的势力,即便她也只是模糊知道一些,可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也已足够惊人。

就算这神秘黑袍人强横又如何?

含月塔主相信,只要背后的大人们愿意出手,镇压他绝非难事。

让我召唤大人降临,好,我就满足你的心愿,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含月塔主大跌眼镜,那漩涡中的巨大眼珠,定定看了秦宇一会,沉声道:“这件事情我答应了!”

语落,漩涡直接消散,似乎这只眼睛的主人,不愿多面对秦宇。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不愿多面对,他如今散发出的气息。

而这种直接答应,又马上离去的表现,无论怎么看都透出一种慌张的味道。

一时间,众人看向秦宇的眼神,变得越发敬畏。

含月塔主呆了一下,脸色更加苍白,幸好刚才她说话时,没有表露出内心的情绪。否则就算这黑袍人动手杀了她,恐怕身后的大人们,也不会表示什么。

此人究竟是谁?居然让大人们对他都如此忌惮!

……

一座独立的小世界,与主世界层叠,内部拥有辽阔的空间,甚至可以接受到日月星辰的力量。

此刻日光明媚,一座巨大的山谷中,依山势修建着恢弘宫殿,一群全身黑衣修士,分列在长桌两侧。

左手第三位,闭目的老者睁开眼,他一只眼睛正常,另一只眼眸则是诡异的银瞳,迎向众人的眼神,沉声道:“出了一些意外,我降临的意识,感受到了龙城之主的气息。”

当下,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道来。

“不可能!那位强大的龙城之主,早在数十万年前就已被杀死,你我都很确定这点。”

“祖地之中,还有他的躯体被镇压,龙城之主不可能复活。”

“第三长老,你是否存在感应失误的可能?”

三长老摇头,“龙城之主与我族之间多有交手,先祖传承下来的记忆,与我今日所感受的气息完全相同,我可以肯定那黑袍人身上释放出的,就是属于龙城之主的气息!”

大殿陷入安静,长桌两侧的长老们,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第三长老如此肯定,出错的可能性极低,如果真是龙城之主的气息……难道他还未彻底殒落?

这点谁都不敢确定,毕竟实力达到那一层次的绝世强者,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

即便身躯被割裂,魂魄被吞噬、驱散,也未必没有复活的可能。

若龙城之主复活,这座世界必定掀起腥风血雨,要知道当年他的殒落,某些人在其中可是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好在,他们的墨族尽管与龙城之主处于对立状态,但并未插手当年一战,哪怕他真的复活,也应该不会找上他们。

很快,长老们达成决意,答应黑袍修士的要求,彻底解除对雾隐宗的诅咒。为这么一点小事,有可能开罪复活的龙城之主,显然是一件极不划算的事情。

虽然有些折损颜面,但对这些活了无数年的老家伙而言,脸面这种东西在某些时刻,就是用来丢的。

啪——

随着祖地中,一块挂在半空的玉牌碎去,代表着奴役雾隐宗十数万年的诅咒彻底消散。

一阵风吹来,掀起大片“哗啦啦”阵阵轻响,放眼看去无数块玉牌,用红绳悬挂在山洞顶端,数量多到不可计算。

……

斗兽场。

秦宇淡淡道:“诅咒解除了。”

此刻状态下,他能够感受到,雾隐宗修士气机的改变,已没有之前那份阴冷。

胡夫心头一松,颤抖着跪伏下去,再也承受不住体内的虚弱,永远闭上了眼睛。

他脸上,带着一丝感激的笑容……老师,弟子终归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做到了!

“宗主!”

一阵悲呼,雾隐宗众人围绕过来,双目通红。

他们咬牙切齿,眼神看向瑶光殿石台,杀意升腾。

尽管已经知道,含月塔背后另有势力,但依旧可恨,也是他们现今唯一能为胡夫宗主做的。

含月塔主心头忐忑,她可以不在意雾隐宗修士,但秦宇的态度将决定他们的生死。

吸一口气,她小心翼翼道:“大人,不知我们是否可以离开了?”

秦宇挥手。

含月塔主大喜,行礼之后带着身后修士快速离开,生怕他会改变主意。

雾隐宗没有阻拦,现在他们最该做的,是将胡夫宗主的遗体带回宗门,让他入土为安。

一位长老躬身行礼,“先生,如胡夫宗主所言,您的恩情我等铭记于心!”

所有雾隐宗修士跪地行礼,然后带着胡夫的尸体离开,气氛肃穆苍凉。

目送他们离开,秦宇拂袖一挥,“兽王之战已经结束,都离开吧。”

没人敢有意义,观战各方修士,纷纷行礼离去。

很快偌大的斗兽场,便成了空荡荡一片,只剩秦宇师徒,还有贤者操控的傀儡。

秦宇低头,眼神锐利而压迫,“那么现在,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了,贤者议员。”

成都银康医院怎么走
太原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滨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宁波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淮安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