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仗剑万里 第十八章 冰玄指路

2020-01-13 15:2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仗剑万里 第十八章 冰玄指路

“因为你的阵法天赋,还有一种……缘分。”黑影觉得他的话很幼稚,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活了千年,为何还会说出“缘分”这个词。

穆凡听出黑影的话中没有强迫的意思,平复心情道:“前辈相信缘分吗?”

黑影道:“不知道,但有时总会遇到一两个看上眼的人。上一个是夜锦,不过他好像也死了。”

穆凡有点跟不上黑影的思路,黑影活了千年,他的思维跨度太大,几十年上百年的事,他可以非常自然的连在一起说,但穆凡的经历太少,交流起来有些费力。

穆凡半天憋出一句:“是不是你看上眼的都死了?”

他说完就后悔了,谁知黑影不但没生气,反倒笑了一声:“也不是全死了,是基本上都死了。”

“哦,对了,比如那只虫子,她到现在应该还是活着的。”

穆凡发现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估量黑影,活了那么久的人,看透的事情多了,心态也就变了。或许只有非常重要的事,才能牵动他的心神。

他好奇的问道:“虫子?”

黑影笑道:“没错,那只虫子比我活得要久的多。”

穆凡只觉得黑影是一本历史书,千年前的往事,对穆凡来说,是遥远而且难以想象的。可对黑影来说,是切身经历的事情。

黑影伸手把穆凡拉到云层上,他俯瞰大地,说道:“这个阵法得从上方看,只有看到其全貌,才能理解其中的奥秘。”

穆凡刚想观察,黑影坐到云彩上,他轻轻一拂,云彩的表面印满符文。

“坐吧。”黑影指着云彩,对穆凡说道。

穆凡坐到云彩上,感觉一阵柔软,非常舒适。

黑影说道:“小子,有时候人和人之间有一种很奇怪的关联,如果你修炼了“连山易”,你就能明白我说的话了。”

穆凡挠挠额头,黑影说出很多事,他却一窍不通,听得云里雾里,着实尴尬。

“你看着我指的方向,第一层的乾位,第二层的震位,第三层的乾位,第四层的离位,第五层的离位……沿着这几个方向走,你就能活着离开这个阵图。”

穆凡微微抬头看着黑影,问道:“为什么?”

黑影说道:“我看得上眼的基本都死了,叶峰有可能也会死在这里,但你得活着。”

“你不捉师父不就行了吗?那样大家岂不是都相安无事?”穆凡感觉脑袋都要炸了,他根本无法理解黑影的选择。

黑影看着脚下的村子,说道:“也许我也会死。”

穆凡摇了摇头,这群人都是疯子,没一个正常一点的。他只是一个正常人,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采取最极端的手段。

“我还有一些遗产,如果我死了,你就全拿去吧。”

穆凡说道:“这他妈到底是为什么?”

黑影没有回答,也没有生气。

穆凡只觉得反常,奇怪,不解……

黑影躺在云层上,不管穆凡的不解和疑惑。他知道穆凡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等气头过了,自然会好好观察阵法的。

果然,没多久,穆凡消了气,有些颓唐的观察山村的阵法。

理解阵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按照黑影的指点,他开始死记逃生路线。等他确定把路线记得滚瓜烂熟后,扭头说道:“已经记住了。”

黑影道:“这个逃生路线,每时每刻都会变化,但是只要按照乾一步,震两步,乾一步……的方法,就能跟上路线的变化。”

“北华的中京埋着我的一切,如果有一天你到了那里,就把那些东西取出来吧。”黑影拉着穆凡的肩膀,身形一闪,接着落到地面上。

穆凡看了看地上他刚才画过的阵图,环顾四周,早已找不到黑影的身影。

穆凡喃喃道:“我还不知道前辈的真名呢。”

“冰……玄。”

远远的传来黑影的声音,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用了。被人称呼为五毒教教主太多,他都快忘记自己本来的姓名了。

穆凡默默记住了这个人名,不管怎样,这也是一个活了一个千年的人精。如果真的得到了他的宝藏,这个名字就算是对他的纪念吧。

穆凡沿着原路返回房间,一路上那些村民还在重复这之前的工作。这里的村民不能称之为人,他们是一群拥有人的外形的兵器。

按照这些村民的狂热程度,只要冰玄一声令下,让他们自戕,他们都不会有一丝迟疑。

回到房间里,穆凡打了一盆冷水。他把头伸进冷水里,好好的清凉一下,让自己的大脑彻底冷静下来。

穆凡在水里吹了两个泡泡,放松心情。接着想办法理清这里面的道道。

冰玄要抓师父,为的是研究师父的身体,寻找控制时空的奥秘。另一方面,他又特别重视师父,因为师父是唯一一个懂他的人。

他把消息散播出去,不管这个村子如何厉害,都不可能在混乱中保全。

如果他真的想保住村子,又怎么会做好死掉的准备,甚至连师父也会死。

这种矛盾决一定有解释的办法,只是穆凡没有想到。

穆凡又把头沉到水里,拼命的想,希望可以找到解释这一矛盾的方法。

穆凡把头抬起来,拿出手帕仔细的擦拭干净。他望了望正在温养承前剑的孔谦,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是的,只要是这样,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穆凡在心里呼喊,他突然笑了起来,当然这种笑声是无声的。

狂喜,穆凡怎么也没想到,事情还能这么玩。

想通了一切后,穆凡把头插进水盆里,他要把这种发自内心的笑藏起来。等他把头抬起来时,那种喜悦的表情已经不见了。

穆凡又打来一盆水,好好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做完这一切后,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纸笔,认认真真的画起阵图。

这个村庄的阵图他已经记住了,只是搞不懂其中运行的原理。穆凡没打算弄懂阵图的原理,他把自己逃走的路线画了下来。

他并没有停笔,而是开始解阵法。

九层阵法已经接近阵法的极致,剑宗的十字绞杀阵就是一个九层阵法。这种程度的阵法环环相扣,千变万化,阵法大家都未必能理清。

穆凡是算不完的,但是他想了解更多。对这个阵法多了解一些,性命的保障便多了一些。

中日友好医院西区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吉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石家庄牛皮癣治疗费用
济宁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