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宁小闲御神录 第355章 风火龙卷

2020-01-13 09:5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355章 风火龙卷

其中一个白袍老人目光闪动,大喝道:“别怕,瘟妖疲惫不堪,它现在不过打肿脸充胖子,最多半刻钟它就支撑不住!”他战斗经验丰富,看出瘟妖此刻已是底牌尽出,显然也近油尽灯枯,现在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字:耗!

那尖耳猴腮的符师最猥琐,大概先给自己加了个疾风符,飞得比其他人还要快些。这种时候,跑得比别人更快乃是一种巨大的优势。理论上来说,只要在这小半刻时间内他跑得比队友更快就可以了,瘟种自然会去追速度最慢的倒霉蛋。

其他人的脸色都黑了。偏偏这符师还祭出了一张什么符录,周身气温至少下降了六七十度,顿时寒气迫人,瘟种一飞近就被冻得够呛,四肢僵硬地从空中掉了下去。不过他脸上可没有喜悦,反倒是一脸的肉疼。

锦袍男子一直未出手,自然有闲暇看到他手里的动作,大喜道:“柏松寒,丢几张寒体符过来!”

那符师柏松寒可怜兮兮道:“公子啊,我就这一张,已经用掉了!”锦袍公子大怒,不过现在事态紧急,也顾不得喝斥他。

幸好柏松寒还没有不要脸到家,得到白袍老人提醒,也知道瘟种怕火,此刻抖手打出几张牌。方方正正,背篆花纹,每张都不到巴掌大,在宁小闲看来真的很像华夏的扑克牌啊,只不过这几张牌上,有的闪着微微的淡灰色,有的则发出淡淡的红光。显然材质十分奇特。

其实再仔细看去,这一张张扑克牌应该便是符录了吧,只是一般的符录是画在黄纸上的。而这些却是特制的,将纹路和神通都压入了金属牌中,这便是长天所说的“符阵”?她念头还未转完,这几张符牌忽然像有生命般往中央一拢,形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菱花形,红牌在内,灰牌在外。

这一瞬间。她都瞥到了牌背后的纹理流转着淡蓝色的光芒。随后,柏松寒中气十足地喊了声:“去!”这些符牌脱手往后飞去,在这过程中居然还保持着菱花形。并且符牌越来越亮,到最后发出一道红光、一道灰光。

符牌高速飞舞,连宁小闲的眼力也看不出它的运行轨迹了。场中风声突然唁唁大作,这套符牌居然在被追击的六人身后形成了一道巨大的、不断移动的龙卷风!

她长这么大只见过一次龙卷风。当时她只有十岁。印象却深得一辈子都忘不掉。一望无际的麦田里突然刮起了漏斗型的巨大风暴,并且这东西移动速度还很快。所经之处,无物不吸!

柏松寒以人力唤出的龙卷风,当然没有那么庞大了,但龙卷风的特性还在。这东西也是大范围攻击,一现身,场中顿时一片飞砂走石,泥土、草根、虫豸。连着周边树木的无数枝叶都被狂猛地吸进龙卷风当中。瘟种群亦有灵性,见状立刻密密地伏到地面、树干上。手脚用力抓牢,不想落入风眼中。不过这龙卷风的吸力实在巨大,它们这样细小的力气不过是螳臂挡车,大量瘟种都吱吱叫唤着被卷了进去。

锦袍男子面上的喜色还未绽开,风眼当中红光一闪,呼地一声,窜起一小股火苗。顿时火借风势,整个龙卷风都熊熊燃烧起来,声势一时无俩,正是那淡红色的符牌发力了。

柏松寒打出的这套符阵,竟是狠辣的风火龙卷!风火相促,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不消说,被卷进去的东西没有活路了。

有风火龙卷相助,逃亡的六人顿时停了下来。这类神通对柏松寒来说,大概也是压箱底的绝招,祭出风火龙卷之后,整个人像霜打过的茄子,胸部拼命起伏,喘息不定。“真是老……老了,使出这个符阵居然这么吃力!”

此刻瘟种不但不敢近身,反倒想要拼命逃离这可怕的漩涡。还好这龙卷风是由人控制的,六人站在漩涡旁边,也不过是头发飞扬,衣袂飘飘而已,如果不计较随时会飞进口鼻里的草籽、泥土、树叶,那么还算从容不迫。

过了好一会儿,地面上残留的瘟种越来越少。锦衣男子低喝道:“够了,收阵。动静太大,引人注目。”此时已经是雨收云开,阳光重新普照的时候,可是远远看去,这片林地上空偏偏有个巨大的龙卷风赖着不走,还从里到外包裹着层层火光,真是不要太拉风!锦衣男子的顾虑亦有道理,这里离驰明城并不远,整出这么大动静,要是引来了打秋风的家伙就不妙了。

柏松寒应了一声,口中默念几句,这盘旋不止的龙卷风果真就慢慢停了下来,最后化作了几缕清风,消弥于无形。若非四下里一片狼藉,谁能想到这神通如此厉害。空中飘飘荡荡地掉下来几张符牌,无论是色泽还是纹路,都较原来黯淡了很多,他将这几张符牌重新收起。

地上还有几只瘟种牢牢地钉在草地上,风势一停就要往里钻。白袍老人赶紧欺上前去,挨个儿扎死了,他的兄弟这才陪在锦衣男子身畔落了地。

“奇怪,瘟妖莫非没死,怎地没有感觉功德加身?”锦衣男子掸了掸袖口,不满道。其他人相视苦笑。刚才瘟种的数量铺天盖地,也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只。龙卷风动静那么大,逃走了几只也不稀奇。说来说去,还是他们接到消息太仓促,许多准备功夫都没来得及做就匆匆上阵了。否则此时带来的人手至少要再多一倍,并且奇技异能之士也会再多几个。

站在他身侧的白袍老人道:“公子,风火龙卷的动静太大,汨罗的人原本在附近,若依它寻上门来,我们不好应付,还是赶紧离开吧。”

锦衣男子不甘地叹了口气道:“可惜,瘟妖都被削弱至此了,偏偏没有将它击杀!”

另一个手下拍马屁道:“公子,你可比汨罗强多了。刚才他带人阻拦瘟妖,竟还被打成重伤!”

锦衣男子冷哼道:“他真以为自己智计百出,能处处压我一头?可笑……不对,他手下高手如云,怎可能放任他被击成重伤?此事必然有诈,我们快走!”他原先急着截杀瘟妖,没有将手下呈上来的情报反复思量,现在再听起就觉出了异常。

话音未落,脚下的泥地突然无声无息陷落,一小簇瘟种群从土里冒出来,张开了大口疯狂地缠上了锦衣男子和白袍老人的脚踝!

锦衣男子说得对,这瘟妖根本没死。方才风火龙卷体积庞大,虽然吸力恐怖,却也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因此没人看到有一小簇瘟种群成功地钻入了地下,静静潜伏起来。瘟种原本的数量太过庞大,少了这区区数百只,当真也没人能注意得到。

每一只瘟种都是它耗用能量凝结出来的,一下子被重创了十分之九。瘟妖恨毒了锦衣男子,不将这个仇报完,它决不罢休。白袍老人正好站在主子身边,所以也是被一锅端的对象。

这一小簇瘟妖还剩下八、九百只,和原来遮天蔽日的景象当然不能同日而语了。可是它这一下子含恨全力出手,如巨蟒一般缠上了对方的身躯,八、九百张大嘴顿时用力啃噬。所谓聚沙成塔,滴水穿石,单个儿的瘟种对修仙者没有多大威胁,但数量提上来之后,就有些恐怖了,何况这是瘟妖用本源之力凝出来的异种?

两人身上光芒连闪,乃是护身罡气和各种护身法器即刻生效。不过瘟毒对法器的污染效果显而易见,所以这一道道光芒亮起之后又很快黯淡下去,像阳光底下的肥皂泡,带着一种毁灭的美感纷纷碎裂。

这一下事出突然,从瘟种群钻土而出到缠上两人,也不过是一刹那功夫。锦衣男子眼中都露出了惊骇万分的神情,因为他分明看到,也许是因为瘟妖更记恨他,也许是因为擒贼想先擒王,只有少量瘟种在白袍老人的右脚踝上咬了几口,其他的都转而过来对付他了!

另一个白袍老人目眦尽裂,大吼一声:“二弟!”大步上前,毫不迟疑地一剑劈了出去,将同胞兄弟的右腿齐齐切了下来!

他二人兄弟连心,这骤然遇袭,他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是救主子,而是先救自己的同胞兄弟。白袍老二痛得嘶吼一声,却也知道老大是为了自己好,于是忍痛运起神通,脚上喷涌的鲜血顿时止住了。不过血色是鲜红的,他们也就稍稍放了心,看来瘟毒没有蔓延到身上,这一剑斩得还算及时。

可是兄弟俩回头再去看锦衣男子,不由得都吓得亡魂皆冒。这时的锦衣男子哪里还有一开始谈笑自若的风度翩翩?小半个身子都被绿中带紫的瘟种裹住了,形体十分诡异。偏偏他身上的护身法器很多,这么一层一层地被瘟种腐蚀干净还要好几瞬的时间。

柏松寒不敢怠慢,抖手打出两道寒气覆到锦衣男子身上,这寒气虽会将他冻伤,却也能将他身上的瘟种给冻僵了。果然白濛濛的寒气掠过去之后,这些瘟种被冻成了小冰球子,劈里啪啦落到了地上。(未完待续。。)

ps:打斗是花了许多功夫写的。

水云最厌烦什么“百宝袋一拍,一道银光射出”的弱智场景,如果驭剑真那么好斗,大家可以坐下来边喝茶边看双剑在天上锵锵锵了,说不定中间还可以再加一顿午饭什么的。

大家若能拨冗细看,必不会失望。

长春治牛皮癣啥医院最有效
重庆五洲医院在线预约
金华治疗早泄方法
赤峰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扬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