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巫师自远方来第九十八章棋子交锋

2020-01-24 20:50: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自远方来 第九十八章 棋子交锋

震颤大地的马蹄声奏响,气势汹汹,杀气凛然的重装半人马们犹如一道“钢铁城墙”般在草原上践踏而过,卷起的烟尘和轰鸣声犹如最最沉闷的雷霆。

铺天盖地,声势夺人!

尽管嘴上不屑一顾,但拉斯洛·瓦尔纳大公的眼神依旧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目光死死盯着朝波伊军阵奔袭而来的钢铁洪流,几乎要将钢牙咬碎。

没错,这些粗鲁愚蠢的半人马蛮子没像过去那样,零散毫无秩序的直接冲上来;而是组成了类似拜恩人的骑士队形,用单薄而密集的“阵线”发起冲锋——层次和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二者之间的区别,丝毫不亚于叛乱暴徒和帝国之间的差距!

尽管依旧队容不整,尽管和真正的拜恩“骑墙冲锋”有着极大的差距…可如果真的让他们完成冲锋,十万波伊大军就会瞬间溃散,被撕扯的四分五裂。

所以决不能让他们完成冲锋…要让他们扑上来之前,就把血流干。

蹄声轰鸣,大地震颤。

敌军已经出阵,开始小跑着向战场前进;整整一万名重装半人马,身上亮银色的甲胄在穹顶的曜日下无比的刺眼,令人不敢直视。

“步兵——列阵准备——!!!!”

在一个个百夫长们声嘶力竭的命令声下,波伊人的四万步兵方阵立刻从推进转入防守;绷紧了心弦的方阵步兵们踏着鼓点似的步伐,在空旷的草地上组成了严密的长枪方阵。

大绿海的波伊公国乃是马背民的天下,所以也与生俱来的对步兵十分的不重视;直至效忠帝国后才参考了萨克兰人的军团步兵,组建了以长矛和筝形盾为主的方阵步兵。

这些步兵们在草原上笨重而又迟钝,只有在守城的时候才能显露出几分效果——但对于冲锋的骑兵,密集的长枪方阵仍足以致其于死地!

身影单薄的方阵步兵们吃力的架起盾牌,锋利的重长枪从盾牌的枪架上伸出,慷慨激昂的嘶声呐喊,准备和半人马拼死一战。

轰鸣作响的大地上,重装半人马们已经狂呼酣战的冲过了战场中线,气势凶猛的朝踏着鼓点脚步推进的长枪方阵扑来。

交锋,只在刹那!

凝视着战场的正前方,弯刀骏马旗下的瓦尔纳大公勾起了一丝冷笑,嘴角间露出的森森白牙显得杀气腾腾。

就在此时,战场上波伊大军的右翼,突然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军号!

瓦尔纳大公瞳孔一缩,激动的连攥紧刀柄的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伴随着军号响起的是狂风般的铁骑轰鸣,还有数不清的喊杀声;波伊骠骑们犹如鬼魅般现身,突兀的冲入了战场中央,连半点预兆都没有。

不…其实是有的,只是被两翼突袭的骠骑兵,还有步步推进的长枪方阵给“挡”住了——直至敌人的王牌现身,才猝然杀出。

至于那一万名和敌人绞杀在一起的骠骑兵,则是他们的掩体和伪装…征战了几十年的瓦尔纳大公,怎么可能做出用一万名骑兵却只能不赔不赚的蠢事?

就是一堆尸体,死人;也要用他们的死发挥出最大的价值,用他们的血肉铺下通向最终胜利的鲜血之路!

面对猝然杀出的骠骑兵,重装半人马精锐们明显没有防备;慌乱中不得不减慢了速度,举起盾牌,在冲锋的同时准备迎战两翼的敌人。

微微晃动的大地上,突然杀出的骠骑兵们越冲越快,瞬间分作两支一前一后突入重装半人马们的兵线,驰骋的同时还不忘了举起了战弓和投枪,接连不断的射出致命的箭矢。

弓箭袭扰,马刀收割,本就是马背民们与生俱来的战斗方式!

接连不断的箭矢不断的没入半人马阵中,大部分都被重装半人马手中的塔盾挡住;但身披重甲的精锐半人马速度和敏捷都比原本迟钝了不少,根本不可能躲过前后夹击的箭雨。

伴随着一声声咒骂和惨叫,不断的有半人马倒在了冲锋的路上;沉重的甲胄让他们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冲上来的骠骑兵手起刀落,斩下了脑袋。

“冲过去,冲过去,杀光这群两脚人——!!!!”

不知道是哪一个半人马的怒吼声,但紧接着所有的重装半人马们都开始咆哮着扬起铁蹄,加快了冲锋速度,对两翼袭扰的骠骑兵们视而不见。

阻拦不及的骠骑兵们没有办法,纷纷拔出马刀直接扑上去,和冲锋的重装半人马短兵相接。

“血债血偿————!!!!”

声嘶力竭的呐喊声中,冲在最前排的骠骑兵们直接和重装半人马们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骠骑兵们的兵线瞬间被撕扯的支离破碎!

在一声声可怕的撞击中,骠骑兵们的马刀在重装半人马们的甲胄面前根本毫无意义,只能不断的被战戟刺穿胸膛,砸烂了脑袋和肩膀;

惨叫着,像沙包似的连人带马被盾牌撞飞,而后被轰鸣作响的铁骑踏做肉泥。

视死如归,狂呼酣战的骠骑兵们还在不断的发起阻击;犹如拍打在礁石上的浪花般,一波又一波的被击打的粉碎,随后被淹没在无数的马蹄之下。

但拉斯洛·瓦尔纳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甚至更加兴奋了。

身披重甲的半人马精锐无疑是对手最大的一张王牌,而现在…这张王牌已经再也回不去了,而且注定被埋葬于此。

“步兵——冲锋——!!!!”

被骠骑兵亡命般阻击的重装半人马们还未来得及脱身,就看到对面的长枪方阵开始动了;踏着沉重的步伐,近万名方阵步兵从五十步外发起了冲锋,和敌人绞杀在了一起。

瞬间,冲锋的重装半人马们就立刻陷入了被步兵们包围,乃至反冲锋的尴尬境地。

有的半人马被冲锋的方阵步兵贯穿了胸膛;有的则是接连遭到几个骠骑兵包围,被贴脸的弓箭射穿了脑袋;有的骠骑兵们则干脆下马,在混乱的战场上到处翻滚,用马刀从下面刺穿半人马的身体,直至被马蹄踏成肉酱为止。

尽管在全副武装的半人马面前,仅有盾牌和长枪的方阵步兵们无比的脆弱;尽管冲入阵线的步兵们和骠骑兵一样的毫无还手之力,尽管狂暴的半人马还是能将他们的阵线撕扯的四分五裂……

但这整整一万名重装半人马,再也没有一击即溃整个波伊大军的机会了!

看着眼前这场残忍到极致的混战厮杀,军旗下的哈林梵·阿刹迈却是突然眼前一亮,侧目转向身旁的公爵:

“骑兵突袭,步兵推进,这是…拜恩人的战术?”

“这当然是拜恩人的战术!”

拉斯洛·瓦尔纳的嗓音无比的苍劲有力:“想当年…‘黑公爵’纵横大绿海的时候,我就是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一个侍从;亲眼看着拜恩的骑士和步兵们是怎么一来一回,把半人马杀得一个不剩的。”

“当年的场面,比如今的还要壮烈!”

似乎是又忍不住回想起了往日的情景,老人的视线有几分恍惚,却又忍不住冷哼一声:“再说了…难道只准拜恩那个臭小子公爵学会波伊人的上阵杀敌的本事,就不准我也从他们那儿拿点东西回来?”

抿着嘴,阿刹迈大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战线推的太靠前了,让骑兵掩护,步兵们撤回来一点儿。”

瓦尔纳大公沉声道:“敌人最大的王牌没有了,再也不可能撕开我们的阵线,战场太过紧密对我们反而不利。”

“遵命!”

看着哈林梵·阿刹迈转身离开,拉斯洛·瓦尔纳抬起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对面。

没有了最大的王牌,半人马可汗……

下一步,他会怎么走?!

…………………………………

“想好了吗…下一步怎么走?”

布兰登的耳畔响起了父皇那威严而冷漠的声音。

心里“咯噔”一下,紧咬着下唇的皇子殿下瞪大了眼睛,攥在手里的棋子恨不得要把它掰断。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或者说,一切都在伟大的艾克哈特二世陛下的预料之中。

原本寄希望于能够用战车打开局面,迫使白棋进入防御状态,让自己能够争取到扩大占据的机会,同时啃掉白棋的骑士,结果……

看着被放在父皇手边的那两枚黑棋战车,布兰登突然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困境,是何等的艰巨。

自己又被算计了…被算计的体无完肤。

冷汗如雨,恍惚之间的布兰登感到口干舌燥,有些喘不上气来。

不…等等,不行。

不能输,

输了就完了,全完了。

哪怕是装出来的镇定,也要镇定到最后一刻为止。

伟大的帝国十二世代至高皇帝,艾克哈特二世陛下是不会骗人的…掌玺大臣梅特涅·利奥波德,一定就站在门外。

等到他敲门,进来的那一瞬间,这场游戏就结束了…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了。

在那之前,自己必须找到棋局的转机!

如何,如何才能让……

“如何才能让白棋,转入防御。”

冷漠的话语声,让布兰登猛地抬头;便看见正在淡然注视着他的艾克哈特二世,赤红的瞳孔中带着一丝失望:

“这就是你的极限,这就是你能想到的最佳战术?布兰登·德萨利昂,自作聪明的孩子,以为自己拥有超越常人的聪慧…到头来,思考方式还是和庸人无异。”

紧抿着嘴角,强挤出的微笑,布兰登一声不吭。

他需要时间去思考,但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总有庸才,认为能够从棋盘上找到战争的真谛…被眼前直观事物局限了想象力,就是他们沦为庸才的第一条件。”皇帝陛下轻声道:

“棋局之中,我们身处棋盘之外,却又被限制在了六十四个黑白格中,操纵三十二枚棋子角逐棋手间的胜负。

我们无需在意棋子的想法,他们永远不会替代我们,更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纵使一枚兵棋升格,也并不意味着什么;纵使吃掉了王棋,也不可能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

所以…代入感?那是孩子的想法——于棋盘上角逐胜负,切不可将思维局限于棋盘上,而应超脱于棋盘之上。”

看着表情不断变化的布兰登,皇帝陛下再次重复了那个问题:

“想好了吗…下一步怎么走?”

“是的,父亲,我想好了。”

渐渐隐去笑容,布兰登的表情前所未有的沉重,缓缓的抬起了右手。

他轻轻捏起一枚兵棋,优雅的举起,小心翼翼的放在白棋的骑士旁边,然后……

“啪——!!!!”

……………………

“轰——————————!!!!”

突如其来,犹如惊雷般的巨响…整个世界都在这声音中震颤了一下!

这一刻,骠骑兵,方阵步兵……波伊人乃至半人马们,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仰望穹顶的眼睛里流露出惊恐的颜色。

在他们的瞳孔中,倒映着的是一片燃烧的天空。

那是金红色的,点燃了整个世界,璀璨如流星般的烈焰之雨。

而下一秒,从天而降的火雨已经呼啸着落在了他们的头顶!

“轰——————————!!!!”

哀嚎传遍了旷野,惨叫声此起彼伏。

大片大片的草地上,无数还在相互搏杀着的战士们瞬间就被耀眼的金红色光芒吞没,连带着迸溅的沙土和他们身体被烧焦撕裂的碎片,融入滚烫的气浪朝周围扩散而去。

活的,死的…只要是被那从天而降的火焰笼罩,瞬间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公爵——!!!!”

赛特·布拉哈惊愕的看着正在燃烧的战场,急忙扭过头想要和瓦尔纳大公说什么。

“闭嘴!你以为我没长眼睛是么,我已经看见了!”

暴怒的拉斯洛·瓦尔纳咬牙切齿的喝断了布拉哈,怒火让他的面颊扭曲到了极致,甚至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将那个半人马大可汗的脸撕得粉碎!

那个半人马大可汗,那个蛮子……

“他竟然真的敢直接用投石机轰击战场…不顾自己人的死活——?!”

成都银康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州银屑病医院地址
太原哪家医院专治疗白癜风
柳州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合肥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