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命数之争 39命 恳求帮助

2020-01-16 19:11: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命数之争 39命 恳求帮助

神圣之地意志回来得这么急,是有原因的,大家得知了另一个消息,那就是,银树虽然回来了,但是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意志它也不能把众人传送到那里,只能靠他们自己啰。

详细地说是,神圣之地的意志是承诺兑现,让银树回来,当然它不小心随机传送银树到了一个新的地域,所以,他们众人又要去追上,或说是找寻银树啦,累不累啊?

……

在中途找来找去,都没办法找到银树身处的地方,现在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送佛送到西的神圣之地的意志,就告诉众人,离开这里,再前往一个叫做‘千寻村’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寻人特灵的宝物,你们可以去看看,意志就把话说到这里了。

众人就这样去了一个千寻村的地方,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千寻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谜之男子还没离开众人的队伍,可能是对银树的执念吧。

在村庄的一个诡异的山洞里,有着封印一样的铁锁链,里面还有几头魔兽之王,当然,这些什么魔兽和阴恶的洪荒巨兽相比,根本没得比,所以说,大家,也别说大家了,风一个人就可以三下五除二把它们揍扁了。

取到‘逆旅千寻’的宝物,轻而易举,大家在逆旅千寻的带领下,大家一边哼着歌曲,“啦啦啦啦啦……”一边前往那个新的地域。

有了逆旅千寻真的轻松了很多,让大家都少走了很多冤枉路。

……

在逆旅千寻的不断发红,愈来愈强烈,大家终于来到了这个新的地域。

这里充满奇术,我们幻招全部没有,这一特点,对于谜之男子来说,反而更强一样,因为他本来都是以现实之招著称的,那些幻招都是辅助。

现在,大家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就是用自身都会的‘体术’来防身了,如果没有一点伎俩,众人都不敢踏进这里呢,说回来,以前也遇到过很多这些情况的说,所以,大家也没有很大的惊讶,在银色系列的各种时代,司空见惯了,没办法。

现在,不管怎么样,只能先去找到银树才是最主要的目标。

在大家发现这个地域好像没多少生气,居住都好像有点不适合,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能住啦。

这不,在众人踏进别的领地后,就很快被这里最大的族群的族人围了起来。

在这些族人就要无脑的下死手时,却被一个从族群中走出的一个人,大喊阻止了。

很明显,这个人很有威严啊,他很有可能不是族长,也可能是比较有威望的人。

这不,他就自我介绍了,“我是这里的啪啪泥土,我是现在这里的领导者,但我不是这群人的族长。”

风也接着他的话,跟他聊两句,“那你的意思是?”

啪啪泥土挂着一副笑脸道:“我们的族长刚刚死在了刚刚的五百年前,我们正在哀悼,叹。”

风还没想好说什么,阿穷却出来接话了,“这,你刚刚说的话有点别扭吧?”

“这里虽然是算穷山僻壤,但是我们一个个都是最强者,这里是黑了点,暗了点,没有生气了点,没有阳光了点,虽然还有很多的尖石,不过,我们这里还是不错的,我们这里的繁荣都在我们的心里,表面的东西,不是太重要。”啪啪泥土很虔诚一样给我们诉说着。

风终于回来接话了,“你这些都不是重点,你的阻止,绝对不会没有理由吧,一般陌生人给你们族人暴起屠杀,在这里也不是少事吧?不是的话,你这里也不会没有生气了。你刚刚说的你们的族长,刚刚死,但却时间对不上的感觉,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跟时空旅行有关吧?”

瞬间,公输仇也来一下分析了,“对,风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时空旅行,你的阻止,肯定是因为某些问题,你们解决不了,还搭上了族长,也是在刚刚,你们可能得到了,什么指示,那些指示全部都指向了我们,指向我们的原因,也极可能,因为我们差不多可以算是,最新的一批命数拥有者了,是吧,帕尼尼?”

啪啪泥土很是尴尬,他尴尬的不是,因为他被这些人看透了,而是公输仇一脸认真,话语直到很后面都没有丝毫问题,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自己的名字,他却记不住,自己的名字真的有那么难记住,那么奇葩吗?

紫晶一脸不爽,因为经历了条纹那一劫,到现在全身的肤色,全身的条纹都无法恢复,暂时也没办法解决,心情当然不会,“请收起你内心的官方吐槽,你给我们认认真真地说,不说,我们就走,我懒得在你这浪费时间。”

“哈哈,你们分析的都七七八八了,我们有问题,的确解决不了,刚刚我们在哀悼族长的时候,我们村的画壁上,突然显灵,指向的都是你们这班人,因为你们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全族都会消失,主要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方圆几十万里的村庄的历史轨迹都被改变了,我们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族人已经渐渐消失过半,就连我们身处的环境也改变了,我们本来不应该在这里生活的……”啪啪泥土虽然听到紫晶的话语,有点不悦,但是对于现在的问题,也没什么,说到这里,他都有点哽咽。

他收拾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们也找了一个人,他很厉害,打遍我们全村的人,他说的力量都源于‘体术’,如果能够使用虚幻招,我们更加不是对手,他的人气在我们这里简直是一飞冲天,在这里独占鳌头,最后,我们就恳求他帮助我们,但是,到现在他也没有回来,音信全无,我们这边的族人消失的消失,病的病,各种异常频发,根本没有改善,我们现在只能……”

谜之男子琢磨了一下,还是选择打断这个不是族长,却胜过族长的人,不过他叫什么,反正他是听不下去,他的长篇大论了,在谜之男子的心里,他说了这么多,总感觉他在圈错了重点。

柘城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乳山市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牛皮癣的专家
江苏牛皮癣医院
岳阳牛皮癣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