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隐妖 第九十一章 名剑师、驱魔师

2020-01-13 18:08: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隐妖 第九十一章 名剑师、驱魔师

x市很大,做为准一线城市,坐落于x市的大学也为数不少,因此x市是全国少有的几个有两个以上大学城的城市。薛鸿铭驱车行驶了近一个小时,从城东跑到了城西,终于来到了西郊大学城。他略微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车速放缓,寻找着林梦然所说的地方。

林梦然虽然对于林渔火的过往几乎一无所知,但有一个信息引起了薛鸿铭的注意。除了本校同学外,林渔火还经常带着一个朋友见过林梦然,并且林梦然出于直觉,总觉得他是个很古怪的人。

九月,夏日正到了最热之时,夏诗涵背着小书包无聊地玩着,偶尔抬头看一眼排成长龙的队伍,沮丧地哀叹一声。这一家的奶茶店在皮士德高中乃至整座大学城都很有名,尤其老板亲手所做的翡翠奶茶,入口凉爽便直透肺脾,夏诗涵从来没有喝过有哪一款能让人整整一个下午都感觉体内保持凉爽的饮料。

想当然的,每到了中午,这里都会如蝗灾般汇聚起从各个地方涌来的吃货们。

“喂,那个男生长得怎么样?”

“还行吧……”

“有点眼力行不行?看看他开的车,奥迪a6哎!这么年轻就开这种车,家里一定很有钱。”

“呵呵,怎么,想钓他呀?”

“去去,一见钟情不行啊?”

夏诗涵听见身后的窃窃私语,嗤之以鼻,心想奥迪a6很了不起么?这两个女生一定不是皮士德的学生,皮士德高中的高贵淑女们眼界才不会那么低,竟然会为一辆奥迪车大惊小怪……心中虽是如此想着,但闲极无聊,夏诗涵也难得抬头望了一眼。

唔,是他?

夏诗涵怔了怔,虽然已过去三月,但她依然记得这个男生。尽管他现在戴着一副墨镜,唇角冷峻,可夏诗涵记得他的烟雾。

夏诗涵特别喜欢他抽烟的样子。

那是如此直观地看见一个人的灵魂,外表沉静寡言,内心却奔腾如火,饱含着愤怒和抗争。他吐出一口烟,雾气卷动,身后似乎浮现出虚影,如一匹兽对着苍穹咆哮嘶吼,狂野悲凉。

薛鸿铭无视周围人投过来嫉妒、羡慕、轻蔑的目光,如果活在别人的目光中,那便走不出自己。他径直越过排队的长龙,见到了这家名为“浮生”奶茶的老板。老板叫苏卓,生得棱角分明,轮廓干净有力,眼珠似带些许梦幻蓝。

一个硬朗又眼眸温柔的男子,这也是浮生奶茶店生意火爆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还没等他人训斥,苏卓已然发现了插队了薛鸿铭,抬望了他一眼,淡淡道:“同学,如果买东西的话,麻烦排队,抱歉了。”

薛鸿铭摘下墨镜,饶有兴致地望着他,说道:“我不买东西,我想问个事。”

在凡人看不到的世界里,御气迸然而出,一道道橙黄耀眼的光自薛鸿铭身体炸裂开来,光华如水波般蔓延,顷刻铸就了一个黄金的世界,又须臾间沉寂,只在地面些许裂缝出泛着淡淡橙光。

名剑师通用结界:镜像!

苏卓眼眉微跳,面上却无过于惊讶的表情,他静立片刻,道:“等我半小时。”

薛鸿铭面带微笑道:“我一刻也不想等。”

苏卓沉默了一会,微微颔首,转而对排队的吃货们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小店有事要打烊了,浪费大家时间实在过意不去,明天全场买一送一以做赔偿,实在抱歉。”

凡人是看不到结界的,少数人如方君君才能看出一些门道,这也是名剑师稀少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客人们的眼里,都是因为薛鸿铭莫名其妙地说了几句话,结果导致等了半天却竟然没有买到心爱的奶茶,愤怒之情,天诛地灭,客人们顿时喧哗起来,纷纷指责薛鸿铭和苏卓,苏卓见势不妙,一边安抚客人,一边飞快地把卷门拉上了。

外面的吵闹持续了没多久,终于无可奈何地散去了。苏卓擦了擦额头的汗,扭头发现薛鸿铭不知何时已安然坐在了桌位上,不由摇了摇头,顺手拿起一杯还没售出的翡翠奶茶走了过去。

“试试,你应该会喜欢。”苏卓坦然坐在薛鸿铭对面,将奶茶递给了薛鸿铭。

薛鸿铭尝了一口,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眯着眼享受直穿肺部的凉爽,片刻后睁眼,说道:“味道不错。”

苏卓笑笑,道:“虽然是贵客,但我一直都很笨,只会做奶茶,所以只好拿这个招待你了。”

“不,你不笨。”薛鸿铭摇摇头,道:“至少你应该猜到我找你是为了什么,对吧?”

苏卓闻言脸色一正,渐渐坐直了身体,望着薛鸿铭,正色道:“是关于渔火的事?”

“嗯,他死了,我杀的。”薛鸿铭又吸了一口奶茶,慢条斯理地道:“你应该庆幸我现在已经是名剑协会的人,并且你的态度还算配合。”

他说的是实话,以薛鸿铭对妖魔鬼怪的仇恨,绝不放过任何一只异族。若是以前,他绝不会和苏卓这么多废话,多半会直接开打。但今时今日,他已是名剑协会的一员,协会的规则不容肆意践踏,薛鸿铭还需要协会的资源,对于苏卓这种安于现状的“良妖”,他只能暂且放过。

当然,若苏卓有任何不配合的地方,薛鸿铭一定会以阻挠协会调查之名将其击杀!

苏卓轻叹,面容掠过一抹萧索之色,低声道:“从他和苏媚离开的那天起,我就知道他会是这个结局。”

薛鸿铭精神一振,不由失声道:“你见过苏媚?!”

苏卓颔首,沉吟片刻后,道:“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薛鸿铭望着他英俊的脸,眯起的眼杀机隐没,缓缓地冷声道:“你认为……你可以和我讲条件?”

“我知道你代表名剑协会,若不配合,便有杀身之祸。”苏卓笑了笑,道:“但是我既然知道仍然提出,那么便足以说明我可以讲条件。而且……这件事,你应该十分乐意去做。”

薛鸿铭眉头微蹙,然而眼中的杀机却渐渐消散,待他眉头重新舒展开来,身躯便也重新靠在了沙发上。

“先说苏媚。”他淡淡地道。

苏卓笑着点点头,略微整了整思路,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渔火出事后曾找我道别。我劝过他,但他的态度很坚决,也很挣扎。他说……他再也回不了头了。走的时候,他告诉我,苏媚已经到了x市,并且给了我一个东西。”

他起身钻进储藏室,不到一会便重新坐回位置。

“诺,就是这个,渔火说这是苏媚的信物。”

薛鸿铭拿起,仔细地打量着这枚徽章。徽章的材料应该是银铁混合,看得出来已经有些年代了,上面雕刻一只独角兽,左右各有一只狼狰狞地扑来。这是一枚很普通的徽章,但从手法和风格来看,应该属于欧洲那一带的。

薛鸿铭心中一沉,想到了最坏的可能──苏媚为了躲避林宗的追杀,已经潜逃到了国外!

这个世界其实并非只有名剑师才能斩妖除魔,名剑之所以拥有斩妖除魔之力,是因为在时光中沉淀剧集了名气。这类似于神仙在人间的香火,西方神灵所获得的信仰,香火和信仰越多,拥有的能力就越强大。名剑的名气越响亮,获得人类灵魂的敬仰就越多,名剑能力便越强大。只是自古以来,只有剑这种兵器才得以承载这种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在人类历史中,剑不如刀实用,不如枪戟范围大,却在冷兵器时代一直未被淘汰的原因。君王们制造着大量剑,希望从中诞生出一柄名剑,得以增强力量,对抗妖魔鬼怪的入侵,维持另一个层面的统治。

然而在对名剑的使用方式上,东西方采用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办法。东方主要祸乱的是妖鬼两族,妖族个体能力强却极少群体活动,因为以中华名剑协会为首的东方更注重培养精锐强大的名剑师对抗妖族。但在西方,魔族是主要敌人,魔族数量较多,并且具备社会组织性,单个强大的名剑师不仅耗费资源巨大,而且往往无暇分身。

两千年前,教宗耶稣终于发现了一个划时代的方法。

将名剑能力分化,转值为信仰,一柄名剑将力量分配给多个信仰虔诚之人,由此培养出为数众多的强大仆从。这样虽然弱化了个人能力,却弥补了数量上的差距,并且在漫长的时间中,不乏一些天纵奇才的仆从将力量修炼到了不逊色东方顶级名剑师的层次。

西方将这些仆从骄傲崇敬的称之为,驱魔师。

使用方式的差异渐渐带来了偏见,东西方在大航海时代首次接触后关系便一路曲折,最终如今形成了东西彼此独立的格局。双方明确有协定,不排斥合作,但严格限制彼此人员,若无允许,擅自插手对方事物,视为严重挑衅!

如果苏媚逃到了西方,那么即便以名剑协会的能力,恐怕也要大费周章。就算找到了苏媚,在那些驱魔师的地盘上,薛鸿铭相信自己将会受到的阻力绝不会仅仅只有苏媚一人。

但他对此毫无办法,妖魔之间并不融洽,苏媚只身逃到西方,首先面对的便是与魔族的争端。薛鸿铭只能在国内追查线索,等到必要之时,再让唐夏帮忙踏上西方之地。

徽章在灯光下折射出一圈圈淡淡光泽,薛鸿铭一边把玩着徽章,目光却仍然盯着苏卓,说道:“你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还有,”苏卓挺直了腰身,深深望着薛鸿铭,面上笑容尽敛,肃穆地道:“苏媚很强。”

“废话!”薛鸿铭不由有些恼怒,阴沉沉地道:“我当然知道她很强。”

“不……你不知道。”苏卓认真地回应。

“我见过苏媚出手,比你……”薛鸿铭忽然顿住不说了,他震惊地望着苏卓,缓慢地问:“你和她,交过手了?”

苏卓苦笑一声,道:“渔火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着他堕落,并且拒绝做苏媚的手下。”

他面容平静,慢慢解开了衣扣,露出了**的胸膛。

薛鸿铭倒吸一口凉气!

庆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省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宝鸡白癜风好治吗
邢台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