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欲逆天 第214章 谁才是妖

2019-10-17 22:36: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欲逆天 第214章 谁才是妖

牛族战士巴尔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无论从体型还是肌肉的强度,完全不是与王大奎对战的那只牛妖,可以比的。

“喂……你这个家伙滚回去,换血虎的人上来!”巴尔扛着斧头,指着对面的南宫北不满道。

“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南宫北冷冷的说道。

“什么?哈哈哈……!”巴尔一愣,随后放声大笑:“你肯定是中风了,我发誓,你绝对是中风了啊……太无趣了,一斧头就干掉你了。好吧,就照你说的办,我给你一次出手的机会。”

“恭喜你,你的愚蠢将让你付出无可挽回的代价!”南宫北嘴角挂着冷笑,缓缓拔出了手中的落雨剑:“狂蟒……祭!”

“嘶嘶!”一条以元力汇聚的黑蛇,从南北的肩头缓缓成型。墨黑色的小蛇喷吐着残忍的信子,顺着他的手臂缠绕了下去。瞬间,蛇头已经漫过了落雨剑的长度。

“他还是老样子!”易凡双臂交叉站在城墙,他紧紧的盯着下方,心里很清楚南宫北是要一击斩杀对方。

“巴尔,不要小瞧他,进攻!”黑戮震喝一声,他明显感觉到那个人类小子的气息越来越强。若再让他蓄力下去,他的攻击绝对会超出巴尔的承受范围。

还有,为什么这个小子的气息这么熟悉?

“难道是?”黑戮的眼神散发出俩道锐光,他猛然抬起头看向了城墙上的易凡:“呵呵……原来是这样,他们就是那支小分队啊。”

“你这可恶的小虫子!”巴尔听到黑戮的警告,挥起斧头就劈了过来。此刻,随着南宫北的气息越攀越高,他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要先一步干掉他。

“死!”南宫北大吼一声,望着奔来的巴尔,猛然把手中的落雨剑甩了过去。

“咻!”长剑刚一脱手,就立刻化为了一团浓浓的黑影。那缠绕在剑身上的黑蛇,猛然间暴涨成了一条七八米的巨蟒。

巨蟒扭曲而出,发出怪异的凶残声,血口里流着可怕的毒液,一瞬间就撞击在了奔来的巴尔身上。

“啊……嘭!”巴尔凄厉的惨叫刚一吼出,他的整个身子都在撞来的黑烟中,炸成了漫天的残肢,死的如此彻底。

“嗖嗖嗖!”一把散发着水汽,带着浓浓腥雨味道的利剑反震而归,落回了南宫北的手中。南宫北潇洒的挽出几朵剑花,“唰”的一声收进了剑鞘里。

“当啷!”直到此刻,巴尔的战斧才从空中掉落。斧头掉落在地,却砸醒了众人。

“我的天……一击,就灭杀了!”

“南宫师兄越来越可怕了!”定剑海的弟子一个个满面惊恐,他们合不上的下巴和眼神里,无疑不说明众人此时的畏惧。

“这怎么可能?巴尔可是我族的大妖。”

“巴尔虽然还没凝结妖丹,可也相当于人类执星巅峰的强者,怎么一下就被放倒了?”数名妖族的小统领也是震惊不已。

他们暗自衡量,发现自己没有比巴尔强多少。也就是说,对面的那个人类小子,完全也可以一击杀死自己。这些妖族统领不说还好,说出的话落在身后的妖兵耳中,却把整个妖族大军吓的后退了一步。

“巴尔这个蠢货!”黑戮愤怒不已,巨大的拳头越握越紧。大妖可不是满地跑的妖兵,一个普通的妖想在恶劣的妖界变成大妖,可是非常艰难的。

“不过如此!”南宫北轻哼一声,拔身飞向了城墙,落回了玉宝珠的身边。从他出战到结束,不过在几个呼吸之间。可赢的不仅轻松,而且震撼到了所有人。

“吼!吼!吼!”血虎战士以最崇高的敬意欢呼南宫北的胜利,这才是真正的战士,强大的战士,值得血虎敬佩的勇士。

易凡也吃惊不少,可他细心的发现,远处的南宫北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水。他的身子离玉宝珠非常近,几乎都要贴到了对方的身上。

不难看出,南宫北消耗过度,他是被玉宝珠扶着,才能勉强继续站着。

“看来,这是他的极限了!”易凡呼出一口气,心底的震惊渐渐退去。

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

南宫北赢的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按道理说,统领级的大妖**极为强悍。即便南宫北手段不差,可也不能一击就做的这么干净。

想来,他是压榨了全部的力量,赌上了一切。而且,能如此摧毁那个巴尔,这和他的毒脱不开干系。

在狂蟒祭与巴尔接触的一瞬间,剧毒就腐蚀了它强横的肉身。恰恰这时,深藏在毒莽中的落雨剑,才能做到一击必杀。

“不管如何,他的驭毒能力越来越惊湛了,希望南宫北不要走向无法挽救的极端!”易凡的心头忽然沉重起来,南宫北性格孤僻,任何人也掌控不了。若要他乖乖就范,除非是他死。

可是,易凡并不想与南宫北为敌,更不想杀他。因为,他曾三番四次的救过自己。

“吱呀!”易凡暗暗握紧拳头,拔身跳下了城墙。只有战斗,才能让自己暂时抛开烦恼

“南宫北,希望我们不要有兵戎相见的那一天!”易凡心中暗叹,他落在城下迎向了妖族的大军。

“易老大,我等你出手等好久了,尽情发挥吧!”武老三站在城头吆喝起来,俩年多未见,虽然感觉易凡变得很强,可却没机会看他出手。

唯一一次是在六天前的妖营里,但那个时候,众人慌乱一团。易凡直接被妖帅击伤,算不得数。

“不用看也知道,易老大肯定是秋风扫落叶啊……哈哈哈!”陈弄菊掐起腰肢,站在城墙大笑。

“贤弟的能力,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书御风笑容满面,与身旁的韩巨豪碰了一下拳头。

“强又能比南宫师兄强多少?有本事也杀个妖族统领啊。”

“最看不惯他了,好像他一出来就成了主角一样,真是让人心烦!”

“等着看好戏吧,希望他别死在妖军的手里!”众人冷哼起来。

虽然在冷哼,但他们知道,城下那小子再也不是自己能惹的了,只是众人心里不服而已。

想想也难怪!

易凡明明是被罚守山门,但居然在俩年间突破到执星境,这肯定与宗门有关系。搞不好,就是剑首给他宝物的缘故。

自己可是宗门的高材生,那家伙只是一个断剑的废物,凭什么啊?

更可恨的是,好像大师姐越来越中意他了。即便自己配不上大师姐,可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啊。

众人越想越气,巴不得易凡能死在妖军的手里。

易凡静静的站在下方,置身于沙场中,感受着扬起的沙风。

在他的脚下,还有前几场搏杀落下的鲜血。此时,鲜血与沙土混合在一起凝固。在他的身侧,还有一具妖狗的尸体,和满地的内脏残骸。

“战斗!为何而战斗?”易凡的脑海中莫名回想起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当初领悟沧溟诀的时候,那个苍老的声音问起的。

“保护所爱的人,这里有四方长老,有众位同门师兄弟!”易凡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受:“这里有我的长辈,我的朋友,还有凌霜。可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为何会想到远在苍境的百姓?”

易凡的热血渐渐流动起来,一瞬间就融通了全身。一股莫名的力量,刺激的他越来越兴奋。

“咩……让我去杀了他!”一名羊族的战士不等命令,直接奔了出来。

其实,它的想法很单纯。对面的实力越来越强,连统领级的大人都死了。还好,突然间来了个小个子,那我去装装逼吧。

虽然杀死他也许很丢人,但无论如何,打完这一场,那接下来就不用我再打了,我就不用面对更可怕的敌人了。

“有点古怪……!”黑戮隐约觉得易凡不简单,但也没有制止:“没关系,拖的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有利!”

他已经认出了易凡,在黑戮心中,那个出阵的羊族战士死定了。

但这有什么关系?

在妖界,饿死,殴斗而死的妖多的是,死一些不开眼界的家伙真的没关系。

“去死吧……咩!”羊族战士的蹄子狂奔,化成一道劲风就冲向了易凡。

“大梵圣掌……引善!”易凡轻笑出口,抬手间,一记白色的掌印呼啸而出。

“嘭!”这一掌准确的命中了羊族战士,可却没有造成半点的伤害。

就在众人不以为然,准备奚落的时候――

突然!

“阿弥陀佛……!”羊族战士直接丢下了手中的短棍,它站在易凡的身边双手合十,莫名的念了一句佛号。

“呃……!”城墙上的众人汗颜,这都什么玩意。

“见鬼了?阿鲁居然在念经啊!”

“那小子使了什么妖法?”

“可恶,明明我们才是妖啊!”羊族的阵营里开始吵吵起来。

“回去吧,好好生活。”易凡和善道。

“知道了……咩!”羊族战士犹如中了邪一般,它看都不看丢弃的短棍,就这么合着手掌回到了妖族的大营里。

“阿弥陀佛……!”羊族战士朝着黑戮行了一个佛礼,完全无视黑戮杀人的目光。

眉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宜宾治疗牛皮癣医院
大连治疗龟头炎医院
眉山好的男科医院
宜宾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