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魔尊不要 第六章 虚情假意_1

2019-12-04 10:39: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尊不要 第六章 虚情假意

“砰!”

随着这个男人的声音,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推开,撞在后面的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王秘书退进房门,踉跄了几步才站稳,然后杏眼圆睁,一边用愤怒的目光看着正施施然走进病房的几个人,一边后退回到陈瑶的病床前,仿佛一只护犊的母羊,大声质问道:“你们想干什么?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陈元眼睛淡淡的瞟了过去,心底的杀意若有若无。只见一个身材中等,穿着西装打领带,挺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当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脸色苍白,额头上包着纱布的微胖青年。后面两个身材高大的黑西装保镖也走进了病房,一脸的彪悍之色,而门外,还有数名带着墨镜的保镖!

陈瑶眉头微皱,有些不悦,心说这些人也太没礼貌了,竟然直接闯进来了,打断了她和哥哥的聊天,心中也是有些愤怒。

中年人一看见陈元兄妹俩,目光从陈元身上扫过,然后就落在了陈瑶脸上,关切的说:“你就是陈瑶侄女吧,脚不要紧了吧?””

陈瑶有些疑惑的看了陈元一眼,不由一愣,她看到的是一张平淡至极的脸,她问道:“哥,这人是我们哪家的长辈么?”

王秘书还在旁边瞪眼,继续挡在病床前,冷声道:“傅总,人你看到了,赔罪的事情等我们唐总回来再说,请马上离开。”

“陈瑶侄女不认识我也是正常,我见到你也差点认不出来呐,果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天阳集团的傅德显,你的妈妈唐舒是我多年好友。几年前老爷子过七十大寿,我们还见过一面的,有印象吗?”

中年人并不搭理王秘书,听了陈瑶的话后,立即一副自来熟的长辈模样着做了自我介绍。他的声音粗狂豪迈,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魄,脸上的笑容却是在尽量的柔和。

说完这句话后,他这才望向坐在床头的陈元,也是笑呵呵的道:“这位想必就是陈元侄儿了吧,几年不见,都长成帅小伙子了。哈哈,我叫你一声侄儿不介意吧?”

傅德显眉眼带笑,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渝州口音,语气虽然已经尽量缓和下来了,但依旧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在里面。他跟陈元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陈元的眉心,仿佛一头酣懒的老虎,正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陈元仿佛没有听到傅德显的声音一般,转头对满脸疑惑之色的陈瑶笑了笑,回答道:“傅德显嘛,认识啊,记忆深刻。他在华夏国乃至整个地球上都非常有名,白手起家的典范,早年是做房地产的,后来创立天阳集团,大鱼吃小鱼,现在差不多有近千亿的身价。你不是喜欢看电影么,天阳影视就是他们家开的,厉害吧……不过,不是什么长辈。”

“这么厉害

,那他家去看电影不是不要钱咯?”

“嗯,他们自己家开的电影院,看电影当然不要钱。”

傅德显听着两兄妹的闲聊,完全不理会自己,笑容有那么一刹那的僵硬,然后就笑着插话道:“哈哈,侄女既然喜欢看电影,我等下就让人送一张会员卡过来,以后到叔叔这里来看电影,一律……”

“要道歉赶紧。”

陈元突然打断了傅德显的话。

陈瑶闻言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瞬间就明白了,眼前这人跟肇事车主有关,她目光掠过傅德显,一下子就落在了额头有伤的微胖青年身上,脑海不禁又浮现出那具死状极残的尸体,胸中怒意勃发,然后用一种很冷静的语气对王秘书说:“王姐,你让开吧。”

“小花……好吧。”

王秘书犹豫着往旁边推开一小步,将陈元的视线让出来,眼睛依旧盯在傅德显身上,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样子。

傅德显被陈元拿话一顶,挑了挑眉头,又打量陈元一眼,这才呵呵笑道:“是是是,这次我带我家的臭小子过来,就是专门给陈瑶侄女赔礼道歉来的,他今天早上开车路过小苑街,刹车刚好坏了,差一点就撞到贤侄女,还好人没事,不然我亲自将他送进公安局,然后给他一粒花生米。”

他偏头看了看旁边的微胖青年,出声喝道:“傅阳宇,还不滚过来给你世妹赔礼道歉,你个狗东西,赶紧。”

这个微胖青年一身手工缝制的浅灰色西装,手上戴着劳力士手表,头发打了发胶梳地油光蹭亮,胸口还煞有其事的别着一朵小百花。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方才一进门,就一直低着头,提着手中的白色手提袋不说话。

这时候傅德显叫他,他才一步步走到病床前,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陈瑶脸上时,心神不由一阵恍惚,竟然一时间忘了傅德显的吩咐。

陈瑶刚刚才哭过,眼睛红红的,让她看上去多了一种柔弱之美,脸上没有任何妆容,却也美地让人心醉。

见到傅阳宇色眯眯的样子,她眉头顿时皱地更紧了一些,眼中露出愤怒之色。这个眼眶深陷、脚步虚浮的傅阳宇,她打心底里感到厌恶。

陈瑶道:“哥,我想睡觉了。”

陈元眼神变得冷冽,看着傅阳宇,半点也不啰嗦,直接喝道:“要么道歉,要么滚蛋。再多看一眼我将你屎都打出来,你信不信?”

傅德显突然一脚踹在傅阳宇小腿上,将他踹了一个趔趄,然后狠狠骂道:“你特么的,我叫你道歉,你耳朵聋啦。”

傅阳宇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从手提中掏出一只小盒子,然后打开,露出里面一块用碎钻包边的长方形翡翠吊坠,吊坠通体纯净碧绿,两指长宽,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蝙蝠,样式造型极其精美,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傅阳宇将盒子托在手上,递过来的时候,弯腰行礼,露出温和的笑容,彬彬有礼地道:“陈瑶妹妹,我今天差点撞到你,sorry了。”

傅德显又是一脚踢过来:“……你特么不会说中文啊!”

傅阳宇踉跄着撞在墙上,胳膊肘生痛,他脸上一怒,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大声道:“对不起!”他抬起头来,注视着陈瑶道:“这是我上一次在苏富比拍下的帝王绿翡翠吊坠,花了一千多万美金……”

“洪福齐天啊,你是不是以为只要先一步取得我妹妹的谅解,我陈家就不会追究今天的事情了?”

陈元望着傅德显,声音好似冰珠落地,打断了正准备滔滔不绝的傅阳宇。

傅阳宇嘴巴张了张,看着陈元冰寒的眼眸,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下意识的避开视线那眼睛去看傅德显。

这个中年男人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他本以为两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很容易就能对付的。将姿态尽量放低,说几句好话,然后夸一夸,最后拿出这件贵重物品出来,况且人又没什么大事,年轻人耳根子软,再大的气也该消了。最后面对家长的时候,这件事情就算是了了。

过后再来看望几次,没准两家还能更加熟络,若是一来二去自家小子和对方擦出点火花的话,坏事变成好事也说不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