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最狂凶神第二十六章原来是他

2020-01-23 20:4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狂凶神 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他

许久,白衣青年才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脸上又挂起了那副吟吟笑意。

而正全力对抗白虎威压的姜战,忽然间觉得浑身一松,原本死死压在头顶上的那尊恐怖白虎,在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之后,便是瞬间化作了泡影。

呼哧……

姜战瘫坐在酒桌之上,大口喘气,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事实上,若白虎再不消失,姜战即便有战意所化的“势”,也即将支撑不下去了。

毕竟与白衣青年之间的修为差距,还是太大了。

“姜兄,爽不爽?”

用手中的白玉折扇拍了拍手,白衣青年笑得很和煦。

“……”

姜战看着对面那张笑得像花儿一样的脸庞,此时此刻很想说一句少儿不宜的言语,然后拎起酒坛子狠狠甩到对方脸上。

但方才透支了太多体力,此刻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冲白衣青年翻了翻白眼,表示不满。

实际上,姜战很清楚对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否则自己刚刚早就死了无数回了。

姜战可不认为堂堂先天武者真正想要动一个人的时候,会仅仅只是放出点气势而已。

并且,姜战很清晰的知道,在对方的白虎气势之下自己这一次恐怕是有了极大的突破,那种勉勉强强可以和白虎对抗,有如实质的气势,想来绝对不是简单的东西。

等体力恢复过来,定要好好研究一番。说不定,到时候还得跟这个家伙好好请教请教。

眼见姜战朝自己猛翻白眼,白衣青年也不恼,笑嘻嘻地刚想说点什么,酒肆门口却是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该死的小贼!”

“看你这回还能往哪里逃!”

姜战转头望去,却见一个赤须老者正站在酒肆门口,满脸暴怒,瞪着白衣青年的眼珠都几乎要爆出来了。

如同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是他!

姜战骤然一惊,这个赤须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黑水潭争夺朋蛇之晶的那个散修先天武者!

这么说来他是在追着司马狂?

看了一眼身旁云淡风轻,依然是一脸笑意的司马狂,姜战恍然大悟,原来当日夺走朋蛇之晶的那个神秘强者,就是司马狂这个家伙。

“朋友,脾气不好容易伤身体哦。”

“不如来一起喝一杯,如何?”

司马狂眼含笑意,手腕微微一抖,刷的一下打开了白玉折扇,在胸前轻轻煽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家的公子少爷在这里呼朋引伴,搞一些闲情雅致的排场。

“废话少说,小子,我劝你赶紧把我的东西交出来!”

赤须老者脸上的肌肉都快拧到一起了,他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随时都有暴起发难的可能性。

“你的东西?说这句话恐怕还为时尚早吧。”

忽然,从酒肆外面又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不多时,两个紫衣武者出现在了视野当中。

同样,这也是两个先天武者。

“咦?”

而其中一个紫衣武者,看到坐在司马狂身旁的姜战,不由微微一怔,随后脸色冰冷了下来,他没想到这个本应该早就死在黑水潭边上的小东西,此刻竟然还好端端的坐在这里。

哼,黄成那个小子,连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真的是废物。

再瞥了姜战一眼,紫衣武者打定主意,等此番结束之后不仅要杀了胆敢这个冒犯自己的小武者,回去之后还得严惩那个办事不力的家伙。

“哼!”

就在两个紫衣先天武者现身的时候,赤须老者的身旁,不知道什么事又多出了一个人来,面目与赤须老者非常相似,正是戚氏兄弟中的另外一人。

“两位,等先把朋蛇之晶拿回来,咱们再讨论归属吧。”

赤须老者看着那两个紫衣先天武者,眼神微眯起来,对这两人他是极为忌惮,即便今日能够从那该死的小贼身上拿回朋蛇之晶,如何从这两人环伺之下带走朋蛇之晶,也还是一个大问题。

“小子,今日若不把东西交出来,你只有死路一条。”

转过头,赤须老者冲司马狂怒喝道,身上的气势达到了顶峰,脸上的赤色毛发全都被真元鼓荡得直立了起来,如同一头即将发狂的吼狮一般。

当然,喊归喊,赤须老者并没有率先发难。

他很清楚,对方能够在四人眼皮子底下夺走朋蛇之晶,并且在四人的追踪下还能够脱身,这本身就说明了对方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他虽然看上去脾气火爆,但却并不傻。

“哦?”

司马狂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对于持续老者的威胁,他似乎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一旁的姜战都有些意外,即便司马狂是修为高超的先天期强者,但这也太过狂妄了吧?

要知道对面现在可是足足有四个先天期武者啊!

难道,司马狂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对付这四个先天期武者不成?

心念百转,姜战脸色却是不变,静在司马狂身旁,竟然也学着司马狂,给自己斟上了一杯蜜酒,小口品酌起来。

“姜兄,对面可是四个先天武者,你就一点都不怕吗?”

司马狂见状,嘴角的笑意更浓。

四大先天高手纷纷亮相,其他不相干的武者早已经是避得远远的了,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这些超级高手迁怒。

姜战的这番做派,分明是站在了他的这一边,没有选择置身事外,即便对面是四个先天强者,远远超过他能够应对的能力范围。

萍水相逢,能有如此情分算得上是罕见了。

“脚麻了而已,你别想太多。”

姜战指着自己的大腿,一脸无奈道。

面对四个先天期强者,要说没有压力绝对是不可能的。

不过,司马狂方才帮助自己悟道,这便是一份恩情,而仅凭这一点对于姜战来说已经足够了。

“哼,原来这俩人是一伙的。”

看着司马狂和姜战谈笑风生,对面四个先天武者里面,除了方才那个紫衣武者外,其余三个人才第一次正眼去看这个只有凝气期五重天的小武者。

而这些人立马认了出来,眼前这个小武者,竟然就是当日在黑水潭边上的那个凝气期三重天的家伙。

只是,这才几天时间而已,怎么突然就变成凝气期五重天了?

西乡县中医院怎么样
赤壁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浙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常州妇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