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斩天诀 第二八八章 重逢人族

2020-01-16 16:5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斩天诀 第二八八章 重逢人族

第二卷妖邪乱世第二八八章重逢人族

白衣屠天强忍疲惫,再次回到了屠天的脑海意识当中。躲倒在意识脑海最深处,就这样沉沉地睡去,哪里还顾得上继续参悟“幻尘宝镜”和“时间沙漏”。

而作为真身的屠天,虽然因为精神和**的双重煎熬,已经累得不堪,只想不管山洞的恶臭环境,倒在地面上,就这样好好地睡一觉。

可现在山洞要崩塌,他可不想再次尝试被压堵在地下的滋味,只好强打起精神,冲出了山洞。一脚刚跨出洞口,“轰”的一声,整个山洞就垮塌了下来。

屠天也被那垮塌的气浪给吹得灰头土脸的,可是他根本顾不上管这些,因为他实在是疲惫到了极点,现在再也坚持不住了,倒在地上,就此睡了过去,也不管周围有没有危险存在。

这大概是他自从修炼过后,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疲倦,毕竟这可是连续数个小时和“鬼帝”的鬼冥邪咒做斗争,精神和**的折磨双重消耗都很大。

就在屠天睡去不久后,有数道身影从远处电射而来,从方向上判断,他们的目标正是朝着屠天躲下的地方。大概是屠天刚才弄出的动静被他们感知到了吧。

一行人看了看眼前山洞倒塌的废墟,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咦,真奇怪,这里好像发生过激烈的打斗一样,山丘都倒塌了。可是又感应不到鬼物的气息啊。”

“大家小心一点,最近这些鬼物越来越狡猾了。一年之期即将到来,大家的集魂石应该也都收集得差不多了,最好不要节外生枝了。”

“咦,那边好像躺着一道人影?”终于有人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屠天。

“走,过去看看,好像是人族,不是鬼物。”有人提议道。于是,一行人小心地朝着屠天走去。直到靠到了身边,屠天仍然没有反应,只是他们能够感觉到屠天的鼻息。

“这人还活着,只不过好像是累得趴在这里睡着了。还真是胆子大啊,这里也能够这样睡大觉,就不怕鬼物……”

“是屠天!”人群中闪出一道身影,正是杜梨花。她发现地上躲着的人居然是屠天,顿时又惊又喜,连忙抢身上前,要扶他翻身起来。

“梨花,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同门师弟,屠天?”那带头模样的人一脸疑惑地看向了杜梨花,同时抢在杜梨花前面扶住了屠天的双肩,将他翻了个身,倚靠在自己的肩上。

“是的,蔡师兄,就是他,几次帮了我。”杜梨花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屠天道。

“屠天,醒醒,屠天,你快醒醒。”那蔡师兄边呼喊着,边拍拍屠天的脸,又运起灵力,要为屠天进行治疗。

“呜,好困啊。让我多睡一会。”屠天半睡半醒地说着话,眼皮动了动,却并没能睁开,好像那眼皮有千钧重一般。

大家见屠天像八百年没睡觉的样子,也都面面相觑,被眼前这一奇葩小子给搞晕头了。

杜梨花见此也是哭笑不得,只好帮着蔡师兄继续想办法叫醒屠天,“还睡呢,有鬼物来了,

一会把你给吃了!”

“什么,鬼物又追来了,在哪里?”屠天突然睁开眼一骨碌站了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

“屠天,你终于醒来了。暂时没有鬼物,我刚才故意吓你呢?”杜梨花见屠天醒了后,一惊一乍的样子,连忙解释道。

“杜师姐,你们……”这时屠天才看清楚哪里有什么鬼物啊,眼前分明站着几个人类,其中一个他还认识,就是从玄天宗到玉虚宫都一直同门的师姐杜梨花。

“这是咱们玉虚宫的蔡师兄,蔡师兄修为即将突破到灵宗境界,这次在鬼域里,全靠他的照应。不然,我只怕早已经成了鬼物的血食了。”杜梨花连忙为屠天引荐那位带头的蔡师兄。

“呵呵,哪里哪里,梨花说得过头了。我们能够生存到现在,是我们五派弟子同心协力,团结一心的结果,我蔡勉丹哪里敢居功啊。”那蔡师兄原来名叫蔡勉丹,此时虽然语气谦虚,却也流露出一丝自豪。

的确,这一群人的修为,他一人最高。当然,现在多了个屠天,只是屠天并没有特意去显露自己的实力,以他练体的特殊情况,灵修者是很难通过气息了解屠天的境界的。

“蔡师兄谦虚了,杜师妹说得没错,我们此行的确是占了师兄的光呢,如果不是蔡师兄指挥,我们这些人,只怕都成了鬼物的血食了。”另外几人都纷纷表达对蔡师兄的谢意。

“行了,行了,五派本是一家人,相助照应本是应该的。”蔡勉丹摆了摆手,阻止了大家继续说下去,“倒是屠天,你怎么一个人?还躺在这里就睡着了?”

屠天其实在众人赶到自己身边时就已经醒了过来。好不容易再次在鬼域中碰到人类,屠天当然是欣喜的。在确定没有从他们这一行人当中感觉到危险后,又加上实在太累,所以就屠天仍然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一边休息一边思考着如何解释自己的单独出现。

此时听蔡勉丹果然问起,屠天又不能透露自己曾经穿越空间壁,到过青木空间和火灵空间,所以只好半真半假地交待起自己的行踪来:“哎,这个,说来话长。我曾经和三个五派弟子团队在一起,却都在与鬼物的交战中失散了。大约一个月前我又一次和大部队失散,又迷失了方向,只好藏在眼前的这个山洞里,一边躲避鬼物,一边等待着我们五派弟子的消息。就在前几天,鬼域深处好像发生了什么剧变,接着就不断地有鬼物从这山洞附近走过,把我吓得日夜都藏在山洞隐蔽处,大气都不敢出。”

“失散近一个月了?你一直一个人?”有人惊讶地问道。

“是啊,我倒是想有人一起呢,可是失散了,一直到今天才又碰到了你们。”

“这几天我们也感觉到了鬼域的异样。想必你是这几天被鬼物吓得,一直没有好好睡觉,所以刚才才会躺在地上睡得那么死吧。”杜梨花想起屠天刚才的样子,实在好笑。

“可不是吗,被吵了几天后,我一直不敢休息,不敢睡觉呢。就在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有两大强者在打斗,不经意露出的一丝气劲被那山洞给震塌了。不过,也好,把那些鬼物也都给吓跑了。所以我才敢放心地睡。”

“什么,是什么样的强大存在啊,露出的一丝气劲就将山洞给震塌了?”有人惊讶地道。

“真有这样强大的存在进入了鬼域吗?鬼域有阵法限制,他们应该也只是胜怒之下,偶尔显露出真实修为,然后马上被阵法给压制了下去吧。屠天,你有没有看到了是人类还是鬼物在战斗?”那蔡师兄有些疑惑地道。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哪里还敢去看那样的战斗啊。是人是鬼,或是什么境界的战斗,我是一无所知的。”

蔡师兄想想也是,以他这样的一个练体者,怎么能够感知到那种层次的战斗呢,见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追问。

“蔡师兄啊,我看,我们还是继续出发,赶往点吧。”其中一人听说有强者在这里战斗过,有些惊慌地看了看四周,连忙提议道。

“对,对,对,为免节外生枝,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另有几人连声附和道。那蔡师兄闻言,轻轻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大家在鬼域这样险恶的环境,摸爬滚打将近一年,几次生死,已经深切体会到了,生存之不易。

如今,大家手中的集魂石上积分都已经不少,只要能够出鬼域,凭借此次鬼域之行,必

然能够得到门派嘉奖,到时修为必定突飞猛进。在这接近成功的时期里,大家自然不愿意多管闲事,不敢再节外生枝,而要选择快速离开了。

既然明白大家都有意快点离开,蔡勉丹当然也不好再说什么。越往鬼域深处危险越大,要相对安全那就只有朝鬼域外围走了,况且那里才有接引大家出鬼域的传送点。

与传送进鬼域时不一样,传送出鬼域的阵法都在鬼域外围之地。一是为了减少鬼域阵法对传送阵的干扰,二是因为鬼域外围鬼物修为较低,数量也极少,方便五派弟子。

这一路上开始还能碰到一些鬼物,当然,在蔡勉丹及其众人的扑杀下,那点鬼物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至于屠天,却是一次都没有出过手。因为这一群人里,实力最差的都已经达到了灵师巅峰,只是这鬼域没有天劫,所以他们无法突破到灵祖。只要出了鬼域,度过天劫,那就是马上就是灵祖中期修为了。

对于屠天的境界,大家之前就曾经从杜梨花的讲述中,了解到一个大概。这个屠天进入鬼域时不过刚刚踏入灵师境界,还被划分到了灵士一组里。他们哪里会想得到,屠天能在这么短短一年内成长到灵宗境界。

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郴州市精神病医院
常州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山东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武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