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 第六十五章 〔╬oдo〕

2020-01-13 15:2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 第六十五章 〔╬oдo〕

一路前往澡堂,值得庆幸的是这沿路上除了偶尔会与几名在城中巡视的黑暗祭司擦身而过,并没有撞见狄亚娜和露薇卡,当然主要怕的是前者,後者之所以会列入危险名单,不过是怕露薇卡往後哪一天不小心说溜嘴,至於黑暗祭司和骷髅告密的可能性则限趋近於零,因此不在我的考量范围之中

不过以常理而言,带着一名身上下只裹着一条被单的**美少女已死亡在城堡里头穿越,似乎不管是从道德还是伦理的角度来看,都很明显的被判出局

我现在其实有点理解轻小说中那些後宫男主角为什麽会表现得如此迟钝了,敢情你一表态就是作死的节奏啊!

先把露薇卡放到一边不提,魔王城的英雄目前有赛诺以及狄亚娜两人对我抱持着好感,换言之为了对她们的感情表示尊重,我必须私下将两个人找出来,然後挑选一个不会在中途因为外人突然出现,导致谈话中断的隐密地点……对,魔王城里头符合条件的恐怕就只有魔王专属澡堂

换言之我得分别和赛诺与狄亚娜各自坦诚相见一遍,然後给予正式的回应,天啊,光是想就觉得是件大工程,别提说轻小说的主角动辄後宫就是三人起跳,凑一桌麻将都只能算是基本款

不过回头想想,这里可是异界,身为魔王不广开後宫好像也说不太过去,所以赛诺与狄亚娜的感情没意外我都会选择接受,嘛,为什麽别人开後宫的对象都是同类,结果我的却是连想推倒都得先克服自身心理障碍的人外?

赛诺,会动的?铺逡幻丁?p魔王大人,您在想些什麽呢?泡在浴池彼端的赛诺看我长时间不发一语,推断我应该是进入思考模式後,很不客气地出声将我的意识唤回现实

没事,只是在想该从何开口在我藉由思考,逃入自我世界之前我是维持着将背倚靠着浴池边,并将双臂放在边上的位置,听赛诺的呼喊,我才将後仰的头回正,并顺带伸手拿下贴在额前的毛巾

毛巾的摆放位置倒是没什麽特别用意,只不过是因为经常看到电视节目里头泡温泉的人都会这麽做,所以才单纯效仿的

恐怕是看穿了若是让我负责起头,得浪掉许多的时间,赛诺一如既往的选择了主动出击,用没有起伏的声音说出了自身的感慨:与魔王大人这样泡澡,是第一次呢

是呢,不过和你待在澡堂里却已经是第三次了一次是我刚穿越,赛诺带我来澡堂,一次是测试元素之瞳导致脱力,结果赛诺跑来救我,再者就是现在,不过前两次赛诺都是没脱铠甲,从头到尾就只有我的**被看光,回想起来根本是我在吃亏

那麽魔王大人,请问您找属下有什麽事情吗?不出所料,寡言的赛诺直奔正题

我搔了搔鼻子,尽可能的让视线不飘到赛诺身上,赛诺可是连浴巾都没裹就大剌剌的泡进浴池,为了避因为不可抗力而起的生理反应造成尴尬,我自进澡堂以後就不敢再看赛诺任何一眼

真要说的话是困惑吧,为什麽你会如此执着於我呢?先前赛诺虽然说过这是出於不死生物渴望生者生气的本能,但其中仍有着许多疑问是赛诺没有予以回答的

请问魔王大人您困惑的点在於何处?赛诺没有先选择回答我的疑问,而是选择使用了反问

可能你会法理解,但用我的说法来表示,自我降临以来你便一直对我展现出恐怖的热情,彷佛就像是游戏才刚开始,就有一名好感度已经刷满了的女主角出现在我身边,换作是人难都会有所提防吧?也不管身为异界人的赛诺能不能理解我的用词,反正就是将我脑中大的不解倾述出来

魔王大人您的说法太过高深,但就属下总结,是因为属下对您表现得太过热情,所以您才对属下的各种攻势感到抗拒吗?赛诺点点头,居然从另一个方向理解了我的说法

差不多类似,主要就是听你所说,你之所以对我产生好感是因为我是你需要效忠的魔王,然後又正好符合你所喜好的生气口味吧?

魔王大人您的认知总体是正确的赛诺先给予了我肯定的答覆,又进而说道:不过魔王大人,您身为人类毕竟对不死生物的了解有所不足,事实上正确的说法是,因为属下对您效忠,所以才喜欢上您的生气

先效忠,然後再改变自己的喜好?不行,我感觉有点被绕晕了,这样的说法与其说是因为自身的喜好选择了对方,还不如说是先挑了个对象,然後在逆培养自己,让自己的喜好符合对方身上的各种特徵

若简洁而言,正是魔王大人您认知的没错赛诺这时还顺便对她以往的各种脱序行为做了辩解:因为对生气的喜好不可能一瞬间有所改变,因此在您眼中,属下的行为之所以会越来越偏激,正是属下喜好正逐渐偏向魔王大人您所拥有的生气的证明

比方说吃我用过的东西?

对属下而言,这是容易入手的赛诺闭目,但看上去并没有对此感到任何的羞耻,完认为自己[,!]这麽做是理所当然的行为

嘛,有没有办法遏止?

赛诺摇摇头,斩钉截铁的给予否定:魔王大人,这是种族不可违逆的本能,而且现在属下仍处於转变期,日後若是出现您眼中激进的行为也并非不是不可能

好,那有没有根治的方法?堵不如疏,一直以来采取的冷处理显然是慢性自杀,趁赛诺现在还没有夸张的行径出现,亡羊补牢应该还得及

若是魔王大人愿意直接给予属下您的生气,应当是可以予以遏止,不过属下并不能完肯定这麽做是否有效,因为作为不死生物的其他同族,大多在转化初期便袭击了自身喜好的对象赛诺说出了可怕的事实後,将自己的头从颈上拿了下来,将一头金色的长发盘在脑後,然後放置到了浴池边:如若魔王大人愿意,请您拥抱属下的身体

既然女方都这麽说了,作为男性这时候也没有其他退路可走

咽下口水,我内心万分纠结的从浴池里站起,朝着脖颈切口处正冒着黑烟的赛诺身体靠近几步,接着将双手搭在赛诺身体的肩上,将她轻轻压倒

别看颈部以上!

别看颈部以上!

别看颈部以上!

别看颈部以上!

别看颈部以上!

为了避某部位软掉,我不断在内心暗自呐喊提醒自己,毕竟若不看头部的异状,光论身体赛诺绝对是不折不扣的人类外型

尽管摆脱了日後成为童贞魔法师的可能性,但告别处男的对象却是不死生物,我内心真的是感到五味杂陈

魔王大人,属下并没有人类的生理特徵,所以不需要前戏完不知道我的心里正在天人交战,赛诺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旁边下指导棋

好啦,我知道!a片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反正就是往那个地方捅进去就对了

魔王大人

什麽事?我发现似乎没有想像中简单,我的某部位现在就连前端都塞不太进去

虽然就算这样属下一样能吸收您的生气,不过就女性的角度,属下不得不提醒您赛诺的身体用黑烟排列出一个代表愤怒的?д颜文字,被放置在一旁的头颅则语带冰冷的说道:您插错地方了

──────────────

杂谈:

安西教练,我好想要推荐票跪

华亭煤业集团总医院怎么样
总医院安宁分院怎么样
小儿癫痫病能治好吗
温州妇科治疗方法
青岛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