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江山美人志 第二篇 第六章 制霸 第一百一十节 第二日(2)

2019-12-05 01:5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二篇 第六章 制霸 第一百一十节 第二日(2)

当一颗接一颗的火龙炮弹在人群中炸裂开来时,楚太风的心都忍不住抽搐起来,对于西疆军火龙炮的威力楚太风不是不清楚,但昨天敌人火龙炮的攻击强度显然没有今天的这么大,而更重要的是今天敌人火龙炮的精确度和打击重点也明显有了侧重,如果说昨天的攻击主要是成平均力度轰击,延缓部队攻击速度的话,那今天的火龙炮却直接将目标指向了冲城车和攻城塔,直接破坏自己一方的攻城器械。

依附在冲城车旁边的步兵们立即成了最大的爱害者,敌人往往是连续两三颗火龙炮弹进行攻击,任凭冲城车涂满了防火涂料和包裹了各种防护牛皮,但在这种来自地狱的魔火面前依然毫无抵挡能力,短短几分钟内整个冲城车就会变成一个火楼。而攻城塔的命运也比冲城车好不了多少,虽然外表包裹了铁皮按理说不惧火烧,但火龙炮弹炸裂开来的油浆一旦溅上了攻城塔那简直就成了天大的灾难,沾着攻城塔燃烧的油浆可以燃上十几二十分钟不熄,而产生的浓烟更是能将攻城塔中的突击队士兵熏得头昏眼花泪流满面,极大的影响了战斗力。但最倒霉的还是躲在冲城车和攻城塔背后的步兵们,每当火龙炮弹炸裂开来时,他们总是第一受害者,只要沾上一星半点,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快将身上的衣物脱光,否则这种魔火几下子就能将你变成一座骷髅骨架。

看见一个个全身燃烧起来的士兵在地上翻滚跌爬,楚太风深恨自己无法寻找出合适的克制武器和手段,西疆在这一方面的发展远远走在了帝国的前面。而已方更是远远不如,光是准备这一次云中战役的物资就已经让燕王殿下囊中羞涩,如果不是十三公主殿下出面四处张罗,只怕连这些物资都难以备足,想到这儿,楚太风更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是何等重大,不管这一仗有多么艰难,只有彻底打赢这一仗,自己才能对得起燕王殿下的一番苦心。也才能真正扭转局势。

楚太风早已经安排自己一方的投石车集中力量攻击地方火龙炮发射地点,压制和摧毁敌人火龙炮的威胁,但是敌人显然也早有准备,各种防护工具也是层出不穷,要想用这种手段达到目的,难度实在太大。好在敌人的火龙炮并非无穷无尽,在已方的投石车压制下

。也起到了一定效果,加上只要将冲城车和攻城塔推进到城下,火龙炮也就再也不能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一切都还是要靠实力的比拼来决定。

卡马波夫从一开始察觉到楚太风孤注一掷的意图后,就立即加强了预备队的准备,看来楚太风并不打算和自己纠缠太久。是要想在两三天内就要见出分晓,他把自己的主力师团也是不惜血本的消耗,显然是想要抢在游骑兵赶回云中之前结束战斗,这个意图太明显了,卡马波夫不可能让对方得逞。

但是多顿人和普尔人也明显在东面和西面加大了攻击力度,虽然从战况的激烈情况以及局势的危险程度来说远不及东面。但卡马波夫仍然不敢小觑对方,毕竟每一方都是数万人马同时上阵,好在云中警备师团也已经在云中府的民众支持下迅速补充完毕,虽然战斗力还不敢与第五军团这些正规军相提并论,但云中男儿的热血豪情却很大程度的弥补了他们战斗经验的不足,作为一支补充队伍,他们很好的发挥了在北门和西门的接应和辅助作用。

又是一波攻势汹涌上来,两台攻城塔和一台冲城车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下子搭在了东南角处。攻城塔外表似乎还零星的冒着火光,显然是被火龙炮弹的威力波及到,只是影响不是很大,哗啦啦一阵铁链响动,紧接着就是“嘭嘭”的两声巨响次第响起。两座攻城塔的铁皮包门几乎是不分先后的搭在了城墙垛口上,数十名顶盔贯甲的北方军突击队士兵轰的一声从攻城塔中汹涌而出,嗷嗷叫着舞刀抡枪恶狠狠的压了下来。

刚刚来得及组成两道防御线的西疆士兵也毫不犹豫的猛然迎了上去,这些攻城塔中的突击队士兵都是北方军中精选出来具有一定武技且经历过多场血战的老兵,无论是单兵能力还是战斗经验上都超出普通士兵一大截,西疆士兵组成的第一道防线仅仅只来得及交锋两个回合便被对方硬生生将防线撕裂开一个大口子,连带着第二道防线也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而此时城下看到希望的北方军观察哨也立即察觉到了这个缺口,马上将攻击令旗指向了这里,列队的士兵们咆哮着一窝蜂压上来,数十支的活动云梯黑压压的竖立起来,立即像一片树林一般搭在了这一片城墙上。

此时最近的角楼里所有预备队都已经察觉到了这里的危险,数十名格杀队的士兵几乎没有任何人下达命令便飞一般冲了上来,当先一人正是昨天晚上才被升任为这支狙击队小队的小队长的铁雷,这支狙击小队的小队长已经在昨天的战斗中身负重伤,无法行使职责,而铁雷的表现也让上司极为满意,好钢用在刀刃上,关键时刻,正好让铁雷顶上这一角。

镔铁水磨禅杖带头荡起层层乌云暗芒,就像一个巨大的推子,立即将蜂拥而来的北方军突击队士兵推开一个巨大的缺口,兵刃剧震间,北方军突击队前锋的攻势已经一下子被打得粉碎,尾随而上的数十名格斗队士兵更是奋不顾身的猛冲迎上,加上来自角楼顶层的数十支带着呜呜尖啸的箭矢一下贯入尚未完全来得及被这当头一棒打懵了的北方军突击群中,一下子就让十多名突击队士兵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

但是数十支云梯上不断涌上来的北方军士兵几乎一下子就爬满了整个东南城头,任凭格斗队的格斗手们疯狂的拼杀,但毕竟人力相差悬殊,加之北方军突击队中亦有不少略通武技的强手,一下子就抵消了格斗队带来的优势,整个东南角一下子便成了北方军的根据地。

楚太风忍不住站起身来握紧了拳头,双眼中惊喜的光芒无法掩盖,没想到胜利来得如此之快,只要再加一把劲,就可以完全控制整个东南部的城墙,而南部城墙更是西疆军控制的薄弱地区,只要沿着南城墙向外延伸,就算西疆军能够重新控制东南城墙那也无关大局了,只需要获得一个城门,便大势已定,西疆军再也无法逃脱被歼灭的命运,楚太风甚至已经看到了成功在向自己招手。

几乎是同一时刻双方都意识到了东南角局势的变化,在西疆众人心悬起来的时候,北方军众人却已经露出惊喜的笑容。

溃口在不断的扩大,北方军牢牢的扼守着那一段根据地,更多的云梯通过这一段缺口靠了过来,就像无数条道路,不断向城头输送着无穷无尽的士兵,格斗队几乎是个个血染征袍,但是敌人数量上的优势依然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甚至不得不一步一步向后退缩,虽然他们极不情愿,但却无力回天。

就在北方军的将领们都忍不住击掌相庆时,楚太风却并没有过分表露出喜悦,只要最后一刻没有落幕,一切就都无法确定,楚太风见识了太多瞬间巨变的事,眼下自己一方虽然牢牢控制了城墙东南角,但整个局面上西疆军依然表现得不慌不忙,并没有因为东南角的危急而产生混乱,仅仅是这一点就让楚太风不敢过分乐观。

并不出楚太风所料,北方军的兴奋来得太早了一些,一道奔行的黑线就像一道黑潮一般倏然由西向东沿着城墙卷了过来,一下子将已经一步一步在扩大着南面城墙控制范围的北方军打了一个趔趄,这支生力军的加入几乎是将西疆危在旦夕的局势一下子扭转了过来,东南角的争夺立即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

而本来已经在东南角牢牢控制住了局势的北方军也一下子意识到了危险,现在已经不是扩大战果的时候,而是要确保这个角地必须控制在自己手中让城下的士兵们源源不断的从这里输送上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确保住这里,当然西疆人也怀着相反的企图。

楚太风在看到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心中也忍不住一下子揪紧了,虽然他并没有设想能一举克敌,但在见到胜利已经近在眼前这一幕时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而西疆军的反扑无疑是要断送他的这丝希望,他不能让这丝希望就此断绝。

楚太风立即果断的命令掌旗官示意还在城下等待攀爬的士兵们集中力量从侧面发动攻势,减轻正面压力,这种局部的围魏救赵并不能根本扭转局势,但却可以舒缓一下已经在步步后退的已方守军。

小孩早晚咳嗽是什么原因
宝宝流鼻涕咳嗽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