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247章 兄弟相见

2020-01-12 08:4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247章 兄弟相见

“我们都有大半年没见过项少了,能作出今天的成绩,项少应该会开心的,停止杀戮吧,他们洪门已退出昆市,在这里,我们再无对手,你就算杀光所有洪门的人,也换不回乔三兄弟的命,何必呢,再说了,你抓的那些人,只不过是洪门的一些小喽啰,杀再多人也无用,对吧。和兄弟们回来吧,我去望月楼给你们庆功,我们兄弟二人也很久没好好喝喝了。”李强说到激动中,眼中含着泪花。

“嗯,好,我去望月楼等你们,一会儿见。”李强挂了,又叹了口气,喃喃道,“唉,项少,你啥时回来呀,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

“怎么,想我了,李强。”项清溪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李强身后,出声说道。

李强身体一抖,好像不敢确认一样,然后猛的一回头,当眼中出现项清溪的身影时,李强激动的喊道,“项少,你……可回来了……”说完快走两步,抓住项清溪的胳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哎呀,李强啊,你个大老爷们怎么还哭了。”项清溪拍了拍李强的肩膀安慰道。

渐渐的,李强止住了泪水说道,“太激动了,太激动了,项少让你见笑了,唉,其实这一阵也真是太苦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松一下。”项清溪握住李强的胳膊,心念一动,就带着李强进了神珠。

李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眼前一花,就进入了一个如仙境般的世界,青山绿水,仙雾缭绕,转过头,身后还有一个巨大的金葫芦,葫芦下面还趴着一只带着翅膀的“二哈?”

这只二哈听到有人进来,懒洋洋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甩了甩头,又趴下去打起盹来。

不远处是一片一片的农田,庄稼生长的极其茂盛,在庄稼地的尽头,隐约看到如同军营一般的营房。

“项……项少,这……这里是哪儿啊?我们怎么……哎呀,我要晕了,我是在做梦吗?”李强有些语无论次。

“这里呀,这里是我的世界,将来,也会是你们的世界,只有自己人,才会知道这里的存在,只有我们自己人,才会进到这里。我给你喝的东西就是从这葫芦里流出来的,它叫玉髓氤液,是集天地精华凝结而成的。”项清溪简单的给李强介绍了一下神珠。

“李强,我们这次不会在这里久待,我进这里,主要是想通过这个世界达到我们快速去望月楼的目的。”项清溪说完,抓住李强的胳膊再次心念一动,就来到望月楼上方的虚空之中,“你看,望月楼就在我们脚下。”

李强低头一看,除了黑黑的土地,什么也没有,喃喃说道,“嗯?在哪儿?”

还没得到项清溪的回答,李强眼前又是一晃,等稳定下来后,发现,自己和项清溪已经出现在了望月楼的金碧辉煌包厢里。这个包厢被望月楼禁止对外使用,只有周顺和他才能动用这个包厢。

项清溪问清了李强,工页党的人大约有多少人,然后才打开包厢门,找来服务生,让这名服务生把预留的四个包厢全部启用,留给刁亦熊等人。

在等待刁亦熊的时间里,项清溪详细询问了这大半年来,刁李二人建立工页党的过程,其中艰辛,李强虽然没有细说,但项清溪也能想像的到,一个信守底线的黑帮想要生存是多么的艰难。

晚上七点左右,刁亦熊带着工页党的人,浩浩荡荡的走进望月楼,不过并没有打搅望月楼里吃饭的其他食客,而是径直走进李强告诉他的那四个包厢,把人员分配好后,就给李强打,“强子,你在哪儿呢?四个包厢里都不见你在,用不用我接你去。”

“老大,你来金碧辉煌这个包厢,我在这里呢。”李强接起就告诉了自己的位置。

“金碧辉煌?那不是项少和周老大专用的包厢吗?你怎么进去的?”在望月楼生活的日子里,刁李二人和周顺一起经历了望月楼的风风雨雨,感情相当深厚。

“呵呵,你来就知道了。”李强卖了个关子。

“切,还保密,一定是周老大回来了,你才能进这个包厢吧,小样的,还跟周老大蹭饭吃啊?”刁亦熊一边嘟囔着,一边向金碧辉煌走去。

等刁亦熊还没有迈进金碧辉煌的门,就大声说道,“周老大,好久……嗯,项少,哎呀项少,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刁亦熊正说着就看到项清溪坐在里面正座上。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快速跑到项清溪跟前,一把拉住项清溪的胳膊,有些激动的说道,“项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呢……哈哈,回来就好,你这一阵去哪儿了,也不来看我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项清溪拍了拍刁亦熊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说道,“坐,亦熊,你瘦了,这一阵,辛苦你们了。”一旁坐着的李强则微笑的看着这一切,一种温馨,洋溢在三人中间。

“不辛苦,不辛苦,我喜欢这行,哈哈。”坐下的刁亦熊立刻变成特别随便,把脚扔在旁边的椅子上,哪儿还有昆市夜鹰的样子。

“怎么,我听说你有好兄弟为了你死了

?为此,你还很难过。”项清溪没有什么措辞,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本来还在笑嘻嘻的刁亦熊,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了,眼里冒着凶光,一股戾气从体内散出,“他们不讲道义,想暗杀我,被小三兄弟发现,替我挡住了那颗致命的子弹,项少,你说我应不应该把他们都杀光,为我小三兄弟报仇?”

“应该。”项清溪点了点头。

“嗯?项少,真的?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刁亦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从腰里拔出手枪,“我现在就去杀光那帮兔崽子。”

“坐下。”项清溪用手压了压,“听我说完。”

“亦熊,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对吧?那些喽啰可是杀害乔三兄弟的人吗?”项清溪说话的语速很慢,他就是想让刁亦熊听的清清楚楚。

“这……不是。”刁亦熊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对嘛,他们不过是一些喽啰,暗杀你的人,你们调查清楚了吗?”项清溪嘴里问着刁亦熊,眼睛却看向了李强。

重庆华肤医院评价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专家号
蚌埠什么医院治妇科
洛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福建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