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权国 344伏击(二)

2019-12-05 08:3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44伏击(二)

体稳住,准备散射!,萨摩尔弩车队长高举起年松锋,地的火光照映在他脸上,一片赤红,神色凝重的双眼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黑云,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化为震慑一切的闷雷,大地都在这种威势下微微颤斗,营地左面是一片较为狭窄的河滩,北面的高岗正在这片狭长地的侧面,

“小全队注意!目标三百米”。就在弩车兵们还在发愣的功夫。弩车队长独特的洪亮声线从侧面传来。强行突进的苗尔典的骑兵已经冲进了劲米,狭长的河滩上,到处都是闪着锁甲亮光的黑影,战马的嘶鸣和沉默的萧杀一起随风而来,弩车手们感觉扑面而来的河风,都猛含着一股炙热和血腥

“收拢队形!缓行通过”。因为整个河滩像一个狭长的瓶颈,奔在最前面的上千名苗尔典骑兵只能选择放缓速度,前锋骑兵旗团长菲尔奇向正在涌进河滩的部下大喊道,远处的步兵营地已经陷入一片火海。

蒸腾的烈焰把整个天空印染的血红,一道道火红明亮的火柱不时的腾起,轰隆隆的爆炸声。难闻的焦臭味和凄厉的厮杀声迎面扑来。一切都显的如同梦幻般不真实。尽管看的出来。那里的战事并不如人意。

但是菲尔奇知道,正在与敌人浴血厮杀的步兵需要自己,莱文斯大人需要自己,自己身后是足足一个旗团的骑兵,只要冲进去就一定能把萨摩尔人驱赶出营地。

看见芮尔典骑兵速度放缓。弩车队长的眼睛在这一刻亮了起来。河滩上已经挤满了战马,就像一团扭动的巨大怪物被狭窄的河滩限制了身形。只能用一种尴尬缓慢的方式挤进去,现在正是弩车发射的最好良机,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射倒一大片

“小射。弩车队长大喊着,手中的雪亮战刀猛然挥下,“崩,崩。崩。弩车强劲的弓弦带起一阵呼啸的风声。无数的黑影像地平线暴起的蝗虫,黑色的箭镞覆盖了狭长地的天空,

“小嘶。十几匹最前排的战马如同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上,顷刻被射成了马蜂窝,前蹄失去支架小翻滚着将上面的骑士重重的抛出去

“嗖!嗖!嗖。黑色的箭镞就像扑向麦田的蝗虫群,带着呼啸和杀戮从骑兵的正面狠狠撞进去,弩箭的强大冲击力让苗尔典骑兵连人带马翻滚在地上,插着箭镞的战马不受控制的乱跑,翻滚在地上的骑兵被纷乱的马蹄踏成碎肉。整个前锋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苗尔典骑兵旗团长菲尔奇双眼血红,没想到进入狭长河滩的三百多名精锐骑兵顷刻间成了一堆碎肉。顺着箭镞飞射的方向,借着营地通亮的火光,菲尔奇看见侧面的山岗上

,一架架古怪的武器正在往这边倾泻箭镞,自己部下不断中箭倒下

“该死的萨摩尔人!有人埋伏!“菲尔奇一勒胯下的战马,向身后的岗尔典骑兵挥舞手中的指挥刀指着山岗,大喊道”一中队去侧面!把敌人给我干掉”。迅速由一队骑兵从队列中分裂出来,转向侧面的让岗

,“全队注意!目标二百米!“看见上千名骑兵转向自己的方向,弩车队长脸色微白,手中战刀指着迎面扑来的骑兵大喊道

。崩!崩!“弩车的重型弓弦声就像一面面绷紧的大鼓被重捶猛烈敲动,转向的茵尔典骑兵被黑色的箭镞覆盖。人仰马翻倒下一片,可是依然前赴后继的向侧面高岗杀来

“弩车手继续装填!长矛中队准备!“弩车队长看见茵尔典的骑兵已经冲进了如米线。从身后的士兵手里接过一柄五米横矛,在他的身后是3百多名正在穿戴铠甲的重装长矛兵,萨摩尔的弩车中队一般配置有一到二个中队用于近身格杀的重装长矛兵。平时在弩车射击时担任装填手,敌人近身时才穿上重型铠甲与敌人格杀

战马轰隆!大地在颤抖3百若萨摩尔重装长矛手已经列出了阵型,尽管已经有了战死的准备,握着横矛的手依然不可抑止的颤抖常共阻击件准备!一户嘹亮的喊声从高岗的侧面传来,一队队萨摩尔弩手的身形从黑暗中显现出来,身体平蹲着,在黑暗中就像突然浮现的一堵长墙,重型步兵弩拉动的声音从黑暗中隐约传来,越发显得杀气萧瑟,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随时可以把正在奔跑的骑兵连人带马,一巴掌拍成肉饼。

。是拉莫林的弩兵大队!“弩车手们脸上露出愕然之色,但心中也有了几分欣喜,十几辆重型弩车想要守好这段狭长的道

有点困难,只要稍微出现配今的问题。对方的胖匙能冲上来,到时候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后果,现在还有一队弩兵协助,那么情况会好很多,难怪刚才除了放火箭就再也没看见弩兵的身影,原来早已经潜伏在这里。

“全队突击射!”突然。一声嘹亮的喊声从侧翼传来“崩!崩!“紧接着是一阵弩箭刺破天空的呼啸,刚才已经列阵潜伏的萨摩尔弩车突然冲出了黑暗。向迎面扑来的骑兵发起了突击射,急促的弓弦声就像暴雨打击在地面上,

“嘶,嘶!”战马的嘶喊声混着骑兵的惨嚎从远处传来,转向而来的岗尔典骑兵在突然而至的弩箭前彻底懵了,五干支重型步兵弩的咆哮,让突进的茵尔典骑兵像被收割的麦子一样倒下,

弩兵们或冲或蹲或站,弓弦拉动的咯吱声就像一道杀戮的交响乐,刺激着所有弩车兵的耳膜,尽管同行是冤家,平日里两边相互看不惯,但是这一刻弩车兵们感到心里有一种热乎乎的东西,

他们知道要对一支近在劲米的高速移动骑兵,发动对攻式的突击射,需要的勇气不是一般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自杀,但是这些平日里相互较量的同伴,为了掩护自己的弩车部队,依然毫不犹豫的冲出黑暗,冲向高速移动的骑兵

“如果守不住,兄弟们就是死也不瞑目!”弩车队长突然想起出发前,撒隆军团长对着所有弩车兵们说的话,当时弩车兵们以为是说的负责突击的重装步兵们,现在看来错了,不是说的步兵,说的是这些一直潜伏着,在关键时刻担当自己屏障的弩兵们。

突进的茵尔典骑兵被对攻的萨摩尔弩兵吓了一跳,见惯了在自己马蹄下奔逃的步兵。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生猛的敌人

“杀过去!”一中队长泰德拉斯从马甲上取出骑士盾牌,手中的长剑挥舞着,带着身后的2百多名骑兵顶着箭雨,向萨摩尔军阵列发起了冲锋

“咯吱!”的金属碰撞声不觉于耳,战马在箭镞中发出凄厉的悲鸣,泰德拉斯突然感到战马一低,整个身体被巨大的力量抛上半空,借着眼角的余光,泰德拉斯看见自己最心爱的“闪电”身上插满了白色箭镞,密密麻麻的有十几根,强劲的冲击力让闪电向前翻滚

时间在这一刻化为缓慢,四周安静的可怕,泰德拉斯甚至能够看见“闪电”在倾翻前那一刻,用自己的前肢强行杵地,想用平日里最喜欢的急停来保护主人,可是巨大的力量让前蹄断裂,露出白色的腿骨,巨大的身躯在地面上拖出一条巨大的血痕“碰!”眼前景物迅速下降,泰德拉斯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喧嚣的战场,身体重重的砸在坚硬的地面上。一阵巨疼传来,腰脊响起清脆的碎裂声,身体彻底失去了知觉,只能圆鼓鼓的睁着眼睛,闪电的尸体就躺在距离他半米的地方,插满箭镞的躯体还在抽搐,

身体无法动弹的泰德拉斯脑海里想起了自己在帕拉汉学习时,一名身体残缺的老门卫的话“其实死亡没那么可怕,那只是一个时刻,当它到来时。你就知道,就像一种感觉降临在你头上!”

“呵呵,尽然是一名中队长!真没想到我这么好运!”很快,一名冲锋的萨摩尔弩兵发现了全身骨头碎裂的他,欣喜的眼神与他对视了一会,才用弩手匕首给他补上一刀,割掉了他的头颅系在腰上

“杀!”从营地传来的厮杀声让菲尔奇焦急万分,侧面分裂出去的一中队也遭到了强大的阻击,面对发起对攻的弩兵,一中队的骑兵部队非但没有前进,反而还被逼退了回来,在侧面留下了一滩的尸体

“萨摩尔必胜!萨摩尔必胜!”的呼喊声从山岗上传来,菲尔奇的脸上就像涂了一层油彩,伏毒部队后面还有伏击,萨摩尔军队的狡猾让这名正统的芮尔典骑士感到苦恼和郁闷,河滩的苗尔典骑兵已经开始分散成数十个小队,对着这段不过劲米长的狭长地段发起了死亡式的冲锋,弩车的箭镞像一道密集的大,强劲的弓弦声带起一阵阵黑色的雨点,无数的战马倾翻在地上,骑兵的尸体遍地都是,鲜血染红了河滩上的碎石,

年底了,什么检查之类的特别多,导致有两天没有更新,特此向各个支持包子的大大们,道个谦(未完待续)H

小儿便秘如何治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心肌缺血该如何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