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理由

2020-01-12 15:48: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理由

主动去招惹邪神或者叶武两边都是不理智,甚至説是作死的行为,这方面天心自然不会去怂恿着凌君颜去做,何况在他的立场上,也不会让这小姑娘出事,説起来之所以会接受李长生的邀请来永州城这回事,回收三色面具绝对只是顺手顺路的,因为在来之前的天心是没有预想到一来到这里就会遇到陈大伟,所以説回最初的目的,也就是现在他帮凌君颜的理由,那就是帮忙修复天山各派的关系,同时,还要在拉拢天行山的人,要在他们眼里刷一些好感度!或许要拉拢余君御的效果会比凌君颜好上许多,可问题是那个男人除了少数次碍于自己师妹拜托才会出来帮忙,以及一些无关紧要的课程之外,几乎就没有再跟任何人接触过,很少从他的房间里面出来,而且房间外面还戒备着一个特殊的剑阵,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是在拒绝着某些客人。↖↖diǎn↖小↖説,

既然想要博取天行山弟子的好感就需要一些特殊的事件参合进来,而不是一味的奉承之类,而眼下发生的诸多事件,就形成了这次的契机,何况天心也不愿意见着陈大伟就那么快玩完,他虽然属于不出手主义者,但并不表示不会唆使其他人参与进来帮这么一把,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这就是他的处事方式,而帮这个忙对于天心来説,撇开像是闹别扭一样非得要决斗的戒武,还有三色面具一事,天龙众的问题,以及陈大伟从净土带出来的力量,诸如这些都是他会暗中帮一把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不好出手,才会推给凌君颜来代手,还能换取好感的话,自然是一举两得的行为,这才是天心这个人的心思。

“凌师妹需要做的事并不难,而且还会帮上大伟他很大的忙,不过你先等我説些事情出来。”天心准备要説的时候,是做了一个调整呼吸的动作,似乎意味着接下来有段长篇大道要説般,凌君颜也是做足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她无论如何都想要在这次证明自己可以帮到陈大伟,力所能及的地方绝对不会退缩半diǎn,比起在炼金堡垒,或者天守山那次,都要坚定的这个念头。

随后天心便开始阐述着一件事出来:“首先,是有个叫杨天乔的人,你应该不陌生的,那我先从这个男人开始説起,在三年前左右,他还是一个刚好患上隐疾的病弱书生,完全一diǎn能力都没有的人,只是刚好被某位邪神选中了,跟一个叫叶苍朝的男人互换了除了身体表面之外的一切,包括能力和体质,那是相当恶作剧般的诅咒,从而改变了这两个人的命运。我想这些事情,大伟他应该没跟你説过对吧,所以他也是在忌惮着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身边某个人,甚至是自己身上,才不敢向你请求最大的援助。但问题是他并不清楚,邪神施行这个恶作剧是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就是需要熟知这两个被调换的命运之人一切状况,并且是要跟两方同时接触,才可以达成这个恶作剧的形成条件,所以也就説,从一开始,这个叫叶苍朝的男人,是早就被人出卖了,而他相信到现在也是从不知晓这件事。但这个人并不是邪神那边的人,而是叶武安插在他儿子身边的暗线,他的名字是叫游南风,假如凌师妹以后遇上了这个人,听到他的话最好只能相信一半以下,也许有一天当他清楚了解到陈大伟的所有底细之后,那恶作剧的条件也自然会达成了。”

凌君颜并不陌生游南风这个人,至少天守山那次天山聚会上面就曾经见过几次面,因为对他那个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长着一张连女人都会妒忌的脸,连她自身都不例外,可是当天心説着这个男人居然会这么危险的间谍之后,凌君颜还是由此感到一阵冷汗,何况陈大伟那边是真的很少跟她提起过这些事情,那就更不能怪她往着各种糟糕的方面多想了。

但是天心説这些话的目的并不是意指游南风这个人,他在这里提醒着凌君颜,也是为了让对方能够明白邪神和叶武之间的合作是可以去到哪种地步,在那天心便接着也补充道:“就目前来説,游南风是开始往着大伟他这边靠拢了,只不过这种人还是太容易会在各种立场上产生动摇,也就是説,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的话,他是会毫不犹豫的为了自己而出卖其他人的。间谍本来就该附庸着胜利者一边,无关好坏对错,只要天枰是倾斜于这边,就不用担心这个人了,不过嘛,现在该担心的人

,也不是他为先,话説回来,凌师妹你现在该做的事,就是将这个叫杨天乔的男人抓起来,他现在知晓一些事情,会对大伟他那边非常不利的,只是同时在那个人身上还有一个邪神留下来的印记,如果没能将这个印记信息隔绝起来的办法,也许会招致麻烦出来。”

担心游南风会不会再度变节这件事本来就是説不准的,只是该注意的地方还是得多加心思留意,但是抓住杨天乔并且要囚禁他,才是凌君颜该做的事情吗?不过一説到会对陈大伟不利这件事,她还真的一股脑热的问着出来:“天心师兄是説要用剑阵将印记信息隔绝起来?但是为什么不直接杀掉这个人啊?”

説到“杀掉”这个词还真是脑热出来的话,只不过真要干脆diǎn的话,凌君颜下手也绝对不会心软,天心自然也没想到自己会听到她会这么説话,不过还是从容的笑着解答:“虽然杀掉他也是非常简单就能处理的事,但要破解恶作剧还需要留着这个人活着,就这样将人处理了,也许回过头来,大伟那边也不好跟那个叫叶苍朝的人交代,所以只要将人带给你师兄那边照看着就行,他有办法将自己的剑阵里面的相关信息隔绝掉的。只是以后难免会招致邪神们的怀疑,要不是説杨天乔这枚棋子对他们来説是可有可无的,一旦被怀疑上,我们也得注意一下,只不过现在的他们应该不会对我们西月落州来的人动手,毕竟很多时机都是尚未成熟的。”

“时机?”凌君颜有些狐疑的重问了一句,奈何天心却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説下去,他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然后转移着话题説道:“这件事最好要尽快执行,但还有另外一件事是需要凌师妹注意的,也就是邪神也好,或者是叶武那个人,凌师妹最好还是不要主动去招惹他们,还有抓住杨天乔那个人之后,你要是觉得做得还不够的话,还可以做多一件事的。”

“什么事!”凌君颜这边现在完全是一diǎn思虑都没有,就是想尽快的帮陈大伟将这个叫杨天乔的人抓住,除此之外,就是现在还期待着还有什么事是自己可以做的,她并不是没有怀疑过天心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甚至也考虑着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之类的,但又实在找不到天心要欺骗自己的理由,何况抓一个人回来,也不见得是多大的事情吧?只要不是主动招惹邪神或者叶武的话,那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邪神一共有三位,其中两个,我想大伟他已经清楚知道是谁了,但还有一个人,他是一diǎn苗头都没注意到的,你有兴趣帮他调查一下吗?”天心提及这件事的时候,反而让凌君颜想起了到现在为此,最为怪异的一个地方,一开始没注意,但就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现在反而是让她相当疑惑的问着对方一句:“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的?”

天心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只是他的表现方式问题,才一开始没让凌君颜觉得奇怪,但是事情説多了,就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对劲,只是面对这个问题,天心却是相当意外的解释着出来:“因为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足了调查的准备,到了这个地方之后,也是一项不落的将事情调查清楚,在陷入其中的时候,提前抽身离开,作为旁观者的处事方式,一直游走在这一条线之外。”

虽然是解释出来了,但问题是凌君颜却没能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是隐约猜着天心是早有准备的人,不像自己一开始什么都没准备,为了历练而跟着师兄过来,所以对方看得比自己更为透切呢?不过既然他知道的事情有那么多,那是不是第三位邪神到底是谁,也是心里有底呢?一想到这diǎn,便想开声要问,谁知天心却是早一步的説道:“但是,没有接触过的事情,我也是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就算你想来问我,我也回答不了出来。”

被读心了?会有这样想法的凌君颜脸上当然一瞬间就布满了惊奇,然而天心却是用着老表情淡然笑着补充道:“怎么?被我説中了?呵呵,凌师妹你可别当我真是全知的神人,我只是善于阅人以及调查,但其他地方还差很远了!”

一句话就将事情带过了,而凌君颜却也没有在意到刚才到底是不是对方真的有读心之类的能力,她只是觉得天心这个人真的非常不错,该説的事一diǎn都不含糊,至少比起陈大伟藏藏匿匿説的事情要强上很多,而且现在也明白接着下来该做些什么,既然是有两件事要做,那自然是需要争取一下时间,但问题是要抓杨天乔到底该往哪个地方走呢?还有得担心diǎn什么呢?以及要调查第三个邪神在这里的真实身份又该从何説起好呢?这些问题在凌君颜还没开始行动的时候就接踵而来,也幸亏她没一股脑热的随便出发,只是接下来有diǎn尴尬的追问着天心,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一些之类,这样一而再的拜托所带来的尴尬,远比起怀疑对方的目的更为不好意思,正是这种情绪影响之下,让凌君颜并没有往着更深层的方面去解开之前的各种不对劲疑惑。

只是没想到天心接下来,却是偏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的説道:“凌师妹为什么不问问你那位鬼巫的巫女朋友呢?她的话,也并不比我了解得少,可能是出于个人原因,一直没有直接动手而已,我説得对吧,冷姑娘!”

这话説了之后,凌君颜就立马跟着天心视线所到的地方转移过去,而很显然,就是冷清清本人有些不太愿意,在这话説出来之后,从一个角落里面慢慢走着出来。但这对她来説并不是什么好事,至少是自己独立可以帮到陈大伟忙这个初衷一下就变成了两人的事情了,凌君颜不愿意,所以看到冷清清出来之后,脸色几乎是沉了下来,却又气不起来,毕竟术业有专攻,在七月里面处于“划水”状态的人,在收集情报方面可是优秀得无可挑剔的。

只是凌君颜更没想到的是,冷清清一上来,直接就是朝着她説了一句话:“君颜,你不要听他的话,还有,不要继续插手其他事情,可以吧?”

为什么?凌君颜心里在疑问,可是自己却没来得及説出来,但,为什么要这么説?为什么不让自己插手?为什么?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烤瓷牙博爱曙光
怀化治疗睾丸炎方法
包头牛皮癣十佳医院
运城权威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