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百万觉醒 第十七章 我,徐子良,警察

2020-01-13 15:35: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百万觉醒 第十七章 我,徐子良,警察

作为一个老警察,徐子良觉得自己这次遇到的案子很棘手。

默默地吐了口眼圈,徐子良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

什么?执行公务的时候不行吸烟?抱歉,我徐子良是队长!而且,这次的事情德育学院不会随意暴露的,一定会让警方守住秘密,并不算是正式办案。

而且,这次他们才是大爷,吸烟怎么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啪!

徐子良后脑勺受了重击,脚下一个踉跄。

徐子良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打得他。

徐子良回过头。

一个穿着警服,英姿飒爽的女警正拿着一个本子站在他的身后,警服根本无法掩饰对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这个女警绝对是毫无争议的警花,随时随地能让其他年轻警察们的荷尔蒙沸腾。

“给个面子啊,琪琪。”徐子良摊了摊手,苦笑道,这个女警是他带的弟子,单琪,今年刚刚入职。

说实话,单琪做自己的弟子,徐子良的压力很大,不是因为单琪的容貌,而是因为单琪的老爸——冰城公安局的局长!

“执行公务的时候不行吸烟。”单琪一本正经的说道。

徐子良露出了苦笑。

单琪虽然天赋很好,工作也很认真,但是在工作中却认死理,做事有些教条,连自己这个师傅的面子也一点都不给。

“好吧,好吧,下次注意。”徐子良敷衍的说道。

听到徐子良的回答,单琪皱了皱眉,“不要总是这种随意的样子,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家立业。”

噗——

徐子良,三十岁,未婚,单身。

“那……那还不是因为工作太忙了。”徐子良尴尬的说道。

单琪的头微微扬起,双眼下移,嘴角微微翘起。

“呵。”

单琪那丝毫不下于男性警察的身高,让徐子良完美的感受到了单琪的这个表情表现出来的含义——鄙视。

“咳咳,好了,先说说这次的案子吧,现场的情况怎么样?”徐子良急忙岔开话题,找不到女朋友赖我喽?

听到工作,单琪虽然还想继续鄙视一下自己的师傅,但是却还是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

单琪拿出了本子,里面记录了现场的情况。

“破碎的窗口除了六层顶层的一层,还有四楼的一个公共实验室的窗口,玻璃都是从外面被凿开的,但是外面的摄像头里却没有拍到有人爬上楼顶,走廊也没有拍到有人活动,初步判断对方更应该是从外面的墙壁间来回转移的。而实验室内并没有摄像头,并没有拍到有人活动的痕迹。”

“最顶层丢失的东西都是药品,容器还被放在原位,化学用具并没有丢失或损坏,那些导师们判断,对方在取走药品时是按照正确取拿规则取走的,对方应该有化学尝试,暂时没有检测到指纹。丢失的药品大多数都是带有毒性的药品,都能够致人死亡,而公共实验室只是被取走了几瓶常见的药品。”

“剩下的细节还有待调查,以上。”

单琪汇报完毕,看向徐子良。

“没有监控到吗?”

徐子良转过身,看向自己的位置和远处的窗口。

他站立的位置正是摄像头的范围之外。

“从这里,到那里,是扔上去的吗?”徐子良皱着眉想到,但是很快就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真的发生,绝对是用其他的方法。

然后徐子良看了看天空。

“是从天上?”

随即又摇了摇头,能开飞机从上方侵入,不可能没有动静,而且都能开得起直升机了,还弄不到那些化学药品?没事找刺激呢?

徐子良绕着化工楼开始踱步,观察着四周。

徐子良的能力还是有的,要不然局长大佬也不可能同意自己的闺女拜他为师,和他学习,但是这次的事情无论徐子良做什么假设,都很快就会被推翻,根本猜不到对方的作案手法。

让徐子良觉得有些棘手,毕竟,如果深思的话,这次的案子都太诡异了。

在思考的时候,徐子良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看向远处,在远处,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正站在远处。

女人无论是气质、容貌、还是身材都是极为完美,让单身三十年的徐子良一时间有些窒息,意识有些恍惚,徐子良敢肯定,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虽然单琪也是一个美女,但是她更像是一个青涩的花苞,而那个女人却仿佛是一个已经成熟了的娇艳玫瑰,惹人犯罪。

而女人正笑着看向徐子良的身后,徐子良好奇的看向自己的身后,他的身后正是理工楼,等徐子良再次转过头,女人已经消失不见。

“师傅,怎么了?”感受到徐子良的异常,单琪上前问道。

“你看到刚刚站在那里的女人了吗?”徐子良问道。

“女人?”单琪摸了摸徐子良的额头,“没发烧啊,师傅,那里没有人啊,你是不是因为单身太久了产生幻觉了?真恶心。”

徐子良一愣,没有?

突然徐子良觉得后背有些发凉,难道自己白天见鬼了?

“师傅,你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夏琪问道。

“啊,没事。”徐子良回过了神,“对了,管学院要这个星期的监控录像,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是。”单琪点了点头,然后担忧的看向徐子良,“师傅,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我这边不用你管,你去忙吧。”徐子良笑着说道。

“那你注意身体,有事叫我。”

“放心吧。”

等到单琪离开,徐子良搓了搓胳膊,看了一圈四周,依旧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摇了摇头。

“难道自己真的是单身调太久了,出现幻觉了?”

西安碑林医院的具体地址
北京军海医院好吗
酒泉儿童白癜风医院
沧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肇庆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