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万界杀毒卫士 第四十三章 人鬼殊途

2020-01-13 14:3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杀毒卫士 第四十三章 人鬼殊途

沈柯退后两步,微微皱眉将玉石小碗收回到行囊中。而后蹲下来仔细看着土中的人头,看模样他应该是个男人,只是双眼不知道被谁挖了去,显得眼眶空洞。肌肤肌肉已经明显腐烂。

抽出军刀碰了碰人头,见他没有半分反应,沈柯便不再管他,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一个荒废的院子中,近处满地落叶,远处的房屋窗户和门已经被腐蚀了大半。

这时,从院门口处传来野兽的低吼声和沙沙声,沈柯回头微微愣住。

一个衣着褴褛的人,皮肤惨白显青顺着院门走进来,只是关节僵硬抬不起腿,速度略慢。而野兽的低吼,正是从他嗓子中发出。

沈柯平静的看着此人,或者说是僵尸、丧尸。

他并没有看沈柯一眼,走进来后便直奔地上种着的人头而来。沈柯给他让出地方,他走到了人头前面,伸出了双手按在人头的天灵盖上,指甲又尖又长,让沈柯莫名想起之前的大嘴女怪来。

似乎是在调整力道,开始的时候动作笨拙。很快他就好像掌握了技巧,指甲死死扣着将地上人头的头盖骨卸了下来。

沈柯伸长脖子看去,人头之中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僵尸看起来很失望,很愤怒,将头盖骨扔到了地上,转身就走。

沈柯在旁终于忍不住笑了笑,可就在这时,僵尸猛地回头对沈柯道:“笑你骂了隔壁!”说罢,步履蹒跚的走出院门。

“什么情况?难道他是人?”

沈柯被僵尸骂了倒也没生气。想起来倒是更觉得好笑多一些,在原地想了想,也走出院门跟在僵尸的身后。

出了院门,整条街上的房屋也都好像被人遗弃般荒凉无人。路是土路,房屋也全都是稻草居多,不像是现代城市。

僵尸走的极慢,也不知他是根据什么判断,路线倒是清楚分明,过了几个房屋后再次进了院子。

沈柯跟着走进去,发现院子正中心的地里面,又出现一颗人头。这一颗人头肌肉没有太多腐烂,依稀能看出是个长相不错的女人。僵尸上前如法炮制,兴奋地拧开了女子人头的天灵盖。

再次失望,旁边的沈柯却眼前一亮。

只见这一个头颅之中,里面有张纸上面写着字。沈柯上前用军刀挑出仔细观看。

纸上写着:行至南淮镇,遇妖魔与其大战,不敌,遂亡,请将某遗骨送至蓝田城,必有重谢。

“这是什么玩意?死人在自己脑袋里留下的遗书?或者干脆说是留言么?”沈柯将信扔掉,见僵尸已走出院门口,追上去道:“仁兄…”

僵尸打断道:“人鬼殊途,别跟老子说话。”

沈柯被噎的沉默片刻,“仁兄,你在找什么?”

“当然是找脑子,老子饿了。”僵尸说着,发现自己已走到整条街的尽头,看样子毫无所得不由大吼着发泄情绪。

沈柯不由笑道:“仁兄,我也是有脑子的,为何你对我视而不见。”

僵尸猛地回头双眼赤红瞪着沈柯,“你的头颅在前面街道左数第二间院中,里面什么都没有,还想骗我?你们这帮厉鬼最是恨人!”

沈柯闻言,按照僵尸的说法飞快跑到他所说的左数第二间院子。正中心,“一个人头的头盖骨已经被掀开,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这人不是我!”沈柯捡起头盖骨将其拼到人头上,只见一个皮肤没有半分腐烂的光头,虽不知道眼睛被谁挖了去,可面目细节,正是他沈柯!

沈柯在原地转了两步,就想去找那僵尸了解情况,刚一出院门,就因为力气太大撞飞了一个人。

同时,刺眼的阳光不由让沈柯微微眯眼。

“你他娘的,赶着投胎吗?”被撞翻在地的是个干瘦男人,身穿麻衣头发成髻,两道八字胡显得贼眉鼠眼。

沈柯抬头,只见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杂耍声声声嘈杂。

“嘿!老子问你话呢?你他娘的,老子刚买的一身新衣,你得赔我钱,不然咱们衙门口见,我让你做一辈子监!”八字胡男人抓住沈柯的衣角,不依不饶。

沈柯哪有闲心与八字胡纠缠,只不过如今情形诡异。不由说道:“兄台,我也是无意如此。你看我像是有钱人么?”

八字胡上下打量沈柯,毫不犹豫道:“像!”

沈柯闻言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裤子都是绸缎蓝杉,在左胸绣着祥云,衣摆处有一条金丝腰带,正中心镶嵌着拇指大的翡翠。

“那你说说,像我这么有钱的人,会怕与你去衙门?”沈柯心中惊讶,脸上却是笑着道:“就算你能讹出些许银钱,你有命花吗?”

八字胡想了想,觉得沈柯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愤恨的瞪了眼沈柯之后,转身便走。

沈柯叫住了八字胡,“兄台慢些,你衣服确实因我弄脏了。不如这样,我请你吃饭赔罪如何?。”说着,将腰带上的翡翠摘了下来。

八字胡眼睛一转,哈哈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由八字胡带路两先去了典当行,将翡翠顶了三片金叶子,而后到了街道之中最大的一家酒楼。

酒楼中人来人往,觥筹交错极为喧杂。两人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沈柯扔给店小二一片金叶子道:“最好的酒菜,多余的赏你了。”

“谢谢大爷!”店小二欢天喜地的接过金叶子,没过多久便上了整整一大桌酒菜。

八字胡早就馋的没脉了,起身先给沈柯倒满一杯酒,而后说道:“多谢兄台了,您这一桌子饭菜能顶我一辈子的新衣服。”

沈柯笑了笑正待问八字胡叫什么,忽然门口传来一声大喝。

“光天化日,一群妖孽聚众作乱,真是无法无天!”

随着大喝声,整个酒楼都没有了声音,寂静的令人头皮发麻。所有人全都停下动过,目光看向了酒楼门口。

只见一个身穿名贵绸缎,披着一袭白色披风的明艳女子,正满脸怒意地盯着他们。

沈柯觉得此女眼熟,好像在哪儿看到过,想了想不由嘴角轻轻抽搐。

这女子,分明便是脑子里有留言的那个被种到了地里的女人!

贵阳脑癫医院的电话
郑州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北京治疗卵巢炎费用
甘肃省癫痫病医院在哪
贵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